婺源日记,史上婺源最全相关功略

2019-09-03 10:07 来源:未知

展开更多酒店

婺源瑞怡紫阳大酒店¥-1起立即预订>

婺源清华宾馆¥120起立即预订>

婺源瑞怡紫阳大酒店¥-1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02-04-02 13:57

很早就听朋友讲起过婺源,特别是去了凤凰以后,对这种山水中的文化更加有了特别的感情,终于在今年的3月即将脱离学生生活的前夕选择了婺源之行。 婺源的美丽被很多人称赞,可是在我看来,旅游是一种心情,在不同的心情中可以感受不同的风景。婺源的美丽也许也是某种心灵深处的感觉吧。 2002年3月26日晚我们奔向上海西站,火车是从南京出发的2001次列车,我们买了卧铺的位置,可以保证第二天充足的体力。145元每人从上海到上饶。为什么会选择去上饶,主要还是看在从上饶去婺源的车比较多,而衢州虽然近一些,但是车次太少,如果错过就将非常悲惨。不过看了另外朋友的游记,知道从衢州过去也是可以的,而且还省钱。 早上6:15分左右到达上饶,门口叫了一辆的士就奔向汽车站,赶早上6:30的汽车到婺源,33元每人,车票也涨价了,不过为了等顾客,车到7:10分才开。经过3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了紫阳镇,这个小镇给人的感觉有些凌乱,整个规划不是很好,不过我们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因为我们的安排没有在紫阳镇上的时间的。我们叫了摩托车从汽车总站到汽车西站,一元每人,我们一行四人叫了四辆车,呵呵,没把开车的人气死,因为他们以为我们会两个人坐一辆车的。;)从汽车西站我们乘上了从婺源到江湾的车,到李坑下,要3元每人,我们四个人给了10元。小桥流水的李坑并没有想的那么好,而且还要收门票,不过以学生证买到了半价的门票,20元4个人就这样“鬼子进村了”。在小镇的河边石板路上逛了一会,看了一些老房子,爬了几幢木板楼,觉得饥肠辘辘,挑了一家顺眼的木楼,开始了我们在婺源的第一顿饭,现在想想还是不错的,33元:一条清蒸红鲤鱼,味道鲜美,还有雪菜熏肉,一个炒野菜,一个蛋汤,一瓶啤酒,当然还有米饭,份量很足,我们吃的酒足饭饱,在楼上观赏了一会李坑的风景,于中午离开了李坑,奔向下一站:汪口。从李坑到车道还有一段距离,一边看一些不是很美的风景,一边计算我们的行程。从李坑到汪口2元每人,汪口也需要走一段,不过看看风景还是不错的,看了俞氏宗祠,不怎么样,不过看看建筑到也宏伟,我们停留了十几分钟就离开了汪口,转到江湾,准备去晓起,正好我们乘的车说可以送我们一程,最后我们一共用22元包车从汪口去了晓起。一到晓起我们就按照攻略上介绍的住进了老屋饭店,呵呵,不过一个星期,已经是15元每人了,不过还包晚饭、早饭,还是很便宜的。放下了行李,我们买了20元的门票,开始了晓起之行,正好遇到当地的一个小学校长给我们做了导游,天气刚刚放晴,在傍晚的夕阳下,和谐的小村庄显得格外的美丽与宁静,我们一路看风景,与村民聊天,与放学的学生聊天,与写生的学生聊婺源,在雨后的夕阳下看山上的樟树林,看山脚下的晓起村,正的是一种静的美,没有什么宏伟的景色就已经可以让你陶醉了。从山上回来老屋的主人已经煮好了晚饭,我们要了米酒,两荤两素,当然还有我们最喜爱的红鲤鱼,晚饭吃的很开心,洗完澡后老板给我们看开满红灯笼的老屋,别有一种风味。夜里躺在跑马楼的客房里,听着天井传来的嘀嘀雨声,觉得自己仿佛沉浸在遥远的时代。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起床了,防止错过去中村、段莘的车,因为晚上下了雨,山村早上的空气特别的清新,车还没有来,我们就到晓起村的河边沿着山谷看雨后清晨美丽的山景。等到了近10点才等到车,一路上山,雾气越来越大,看来又要下雨了,到了山顶的附近,天空飘起了小雨,雨中的婺源别有风情,特别是到了高山平湖一块,景色更是秀丽,成片的油菜花田,层层叠叠,金黄色在雨后显得格外的明亮,我们一路欣赏美景,从雾中来,到雾里去,仿佛置身于险境中一般。车绕着高山平湖从一座座山中行过,我们到了山中的小镇段莘,在那儿我们等车去官坑--一个山脚下的小镇,从那儿我们可以翻山去虹关。中午12点左右我们到了官坑,这是一个完全天然的村庄,几乎没有旅游带来的商业气息,在这儿一切还是那么地淳朴,给我映象最深的要属路边一个个小驿站似的“舒园”了,一个个小木屋立在路边,远远看去,别有一种风景哦。中午十分我们开始爬山了(午饭共8元,十分价廉)。我们找了当地的一个老乡带路,费用18元。进山的时候天气还好,爬到1/3左右,天开始下雨了,还好我们都带了雨衣,不过山路还是让我们很吃力,走了没有多远,我们已经是筋疲力尽,但是路还是要走的,雨也下大了,无暇顾及山中的风景,我们一直在赶路,2个小时我们走完了这20里的山路,综合而言我们还是可以的,这是我们的导游阿姨讲的 :)。在20里山路走完后,我们付了22元(因为我们觉得她正的很辛苦,还要翻山回家,正是让我们佩服),我们想等车去虹关,但是等了几分钟车一直不来,我们大家一致决定继续我们的行军路程,呵呵,20里的山路都走完了,7里的平地还不是小case。我们就冒雨上路了,一路上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来到了虹关,这时已经是下午4点了,我们本来决定今天就住在虹关的,但是看了村里大家公认的最好的私人客房后,并领教了老板娘的态度后,决定要不换一家,要不离开这个地方。在老乡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一个运货的司机,正好要去沱口,可以送我们去沱川,我们40元包车离开了虹关,奔向沱川。这时候我们几个人又冷又累,不过还是撑着赶路。路上经过浙源,司机停下来让我们看一些沿路的风景,不过还是觉得进入沱川的那段风景比较美丽,特别是在雨中。晚上6点我们到了沱川,本来准备住在余地主家的,但正好那天有一帮美院的学生住在那儿,很嘈,而我们又特别需要热水洗澡,需要休息,就换到了路口的“永祥饭店”,10元每人,条件还不错。在美美的吃了一顿后,我们洗了澡,早早上床睡觉了,一天下来可真是累呀,不过也十分的刺激,可能是最值得回味的了,特别是挑战极限的那一刻,呵呵,可真是生死关头哦,我觉得。 第三天由于行程安排的节省,我们睡了懒觉,起来后吃了早饭,天气已经很好了,太阳普照大地,气温一下就上升了,我们吃了早饭后,同老板讲好吃中饭的时间,慢悠悠地走向理坑。一路上看着满山坡的油菜花,晃向理坑。在那儿我们遇到了乡政府考察旅游的领导,和他们一起看了理坑的各个风景点--一些明清时代的徽派建筑,仔细的听导游讲以往的生活,以往的故事。然后我们沿着小路绕着村外走了一段,看着学生画板上的理坑,坐在桥头晒晒太阳,静静地听听水声,鸟声,12点左右我们结束了理坑之旅,又慢悠悠地晃回了沱川的住处,老板已经做好了中饭,那天不巧没有车进村,我们没办法离开沱川,我们决定好好的享受阳光,去露台上晒太阳,睡一个舒服的午觉。2点左右就听到老板的叫声,原来有车可以送我们去清华,50元包车。我们想想还是可以接受,就收拾行李告别了沱川,在沱川的花费共195元,四人。三点多我们到了清华,本来司机介绍我们住清华招待所,不过前两天的节俭使得我们越来越奢侈,我们决定去看看清华宾馆,120元标房,可以打折,最后以80元成交,呵呵,还是很便宜的。我们定下了4楼可以看山的房间,放下了行李,去看传说中的彩虹桥,20元门票四人,傍晚的彩虹桥在夕阳下很美,而且游客就我们四个人,我们慢慢地看,研究桥边的水磨坊,研究水车的运作,寻访彩云寺,虽然寺庙不怎么地,不过从山上看彩虹桥却是十分的美丽,然后我们又包了船游湖,在夕阳下,岸边是洗衣的村妇,岸上还有追着船跑的小狗,一片安详、和谐,在暮色中我们和下班的导游一起去看清华的老街,一直到月色清晰我们才找了“古城饭店”解决我们的吃饭问题。44元就吃的很好了。不过自认为“清华婺酒”不怎么地。可以不必理会什么“上学要上清华大学,喝酒要喝清华婺酒”。呵呵 第四天我们睡的比较晚了,8点左右才起来,出去觅食,走在清华的老街上,看到很多的小摊,卖着各式的早点,而且价格实在便宜的惊人,2/3毛钱就可以买一个包子、青团了,我们要了很多的东西,最终还是没有吃完。吃饭早饭后,晃回了宾馆,拿了行李,走向下一站,思口,3元每人,下车6元4人到思溪,随着一批游客逛了八仙景观,聊斋影地,还有一些老宅子,感觉还行,一行人嘻嘻哈哈,在聊斋的老屋中扮鬼,在小巷子中留下了“鬼影”,呵呵,1个多小时后,再乘车到延村,延村自认为实在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不过逃了门票,还是挺开心的。下午2点左右我们开始回程,奔向紫阳镇,3元每人思口到紫阳,到了紫阳后,拦到一辆小车,4元送我们到汽车总站,这时候已经3点多了,去衢州的车没有了,还好到上饶的车还有,否则可能要在紫阳住一个晚上了,30元每人到上饶。到了上饶已经是6点多了,我们直奔火车站,先去买火车票,不过很多车的坐票已经卖光了,而卧票根本就没有了,我们买了11:35pm的从南昌到上海的车,还有余下的时间,我们要找一个地方好好的吃一顿,因为我们忘了吃午饭 :),上饶的家常菜馆不错,很有名,我们打的到那儿,点了四个菜,加一个汤,还有一瓶啤酒,才69元,比起上海同样档次的店,真的便宜很多。晚饭后,我们又去了上饶的步行街,很难想象这是离婺源那么近的地方,简直天差地别的两个世界,上饶的发展已经很不错了,而婺源的有些村庄还那么贫穷。。。。 10点半多我们回到了候车室,经过8各小时,于早上7点50左右回到了上海,结束了4天的婺源之行,花费550元每人。 婺源也许由于旅游的开发已经失去了很多的味道,但是不可否认它仍有自己的美丽,不论是人,还是景。

发表于 2002-04-11 11:24

婺源日记 3月23日晨。醒来时,上海至昆明的K181次车(昨晚23:57发车)已到了浙江江山,中国白鹅之乡,离江西境界不远了,地势开始起伏不定,有一段非常茂密的天然林,还弥漫着晨雾氤氲,田里长着并不茂盛的油菜花,吴永康开玩笑说这是因为土地太贫瘠下镇是入赣第一站。 8:40到达江西上饶,车来接,先去了市区水南街的“章老六粉店”,也就是米粉做成的雪白的面条,是上饶的特产,冬天吃的是羊肉浇头,现在没有了,只有排骨,4元/碗,汤味很浓。 从上饶出发,车行约3小时,到达婺源县城,经介绍,去了建行后院的“金融饭店”,很不起眼,却爆满。加座后,被叫到厨房点菜,有1块黑板,是用来记菜名的,很特别。吃了蕨菜炒腊肉、笋炒辣椒、糊豆腐及炒鱼皮。蕨菜是时令菜,据说有山蕨和水蕨,纯天然食品。笋也是当地的特色,被辣椒衬托,是非常热闹的春天的感觉。糊豆腐自不待言,深得江总书记的赞赏。鱼皮过腥,不好吃。结帐60元,都以为算错了。 去年5月江总书记到婺源寻祖后,给婺源的旅游带来了勃勃生机,加之双休日,市内各大宾馆一律爆满(最好的宾馆是金牛宾馆)。不得已,去了附近的紫阳镇,住进了紫阳宾馆。私人开的,80元/标准间,很干净,缺点是离马路近了点。 放下行李后,直奔江主席的老家“江湾”。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树晶莹耀眼夺目的梨花,被旺盛的油菜花衬托地无比娇艳,那乌瓦白墙的徽派民居显得很沉着,大家气派。当下便觉得有点痴痴然。随着深巷的蜿蜒,我看到了那座奇异的建筑,有2米多高的青石护板,钉着硕大的铁钉,据说为了防盗防火和防潮,一般大户人家才会这样,被岁月剥落的墙砖上有许多“滕”字。江主席的妹妹江泽慧记忆中的童年印象就只有这青石板和“藤”,让主席终于找到了原籍。主席的家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一片空地让人回味。去了几户江主席寻祖时进过的人家,竟然可以免费拍照,可见民风古朴,门票20元。 下午4:00,天开始下起小雨来,闻到了梨花淡淡的香气。去了小桥流水人家:李坑。一条小河从人家中穿过,我看到河边一位老婆婆在洗衣服,而身后站着一位为她打伞的老爷爷,不禁被那种场景感动!这是一种被岁月磨灭不了的爱和柔情。还是典型的徽派建筑,但是多了很多雅致和豁达。上了吱吱牙牙作响的木楼梯,去看旧时未出闺的小姐倚窗眺望街景的阁楼,体味一种淹没在记忆中的寂寞和美丽。我记得那个有漂亮闺楼的房子叫“春蔼厅”。2条溪流在镇中交汇了,那是一条公龙和母龙的见面,有一座高大黑色的歇亭,据说也是古代和邻村村民谈判的地方。 最令人惊奇的是南宋武状元李知诚的家“鱼塘屋”后院的半株紫薇,伸手靠近她会花枝颤动,被称为江南一绝。还有长在一段古木上的巴掌大的灵芝。徽派建筑一个特色是他精美的木雕和石雕,可惜在那场著名的浩劫中,被当四旧将很多精美的人物的面目破坏了。 附近的“双龙客栈”是我们晚餐的地方,老板娘很秀美,带着1岁大的儿子。有客房可以提供住宿,10元/床,也挺干净的。吃了红包鲤鱼、土鸡和据说可以补肾的强盗草、水芹。红包鲤鱼是我吃到的最鲜嫩的河鱼,美味而少鱼刺。微风徐徐,看着双龙桥美丽的身影,竟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感情。喝了婺源的名酒“清华婺酒”,45度,色泽和口味都类似竹叶青酒,很醇厚,酽酽然带着酒意回紫阳。早上起来的时候,周惠中对我说,昨天喝了太多的“清华婺”,我听成了“氰化物”,吓一大跳。 3月24日早上起来还是密密细细的雨,决定去看彩虹桥,那是一座建于南宋有800多年的廊桥。也许是廊桥让我想到了那个浪漫的故事,使我觉得自己是在赴一个情人的约会。早餐是紫阳对面的一个小铺,吃的是当地的特产“糯米紫糕”,用糯米、鲜肉和蛋黄做成的,5毛一块,那种美味只有尝过才知道。终于看到了那座美丽的桥,虽然天色暗淡,但仍显出她令人消魂的美。整座桥无一根铁钉,用木契结构了800年,我以为我更喜欢她叫“风雨桥”。《闪闪红星》中的潘冬子运盐就是过的这座桥。听说原先还有一座比她更长的廊桥,在文革中被拆毁了,所以,她就永远失去了她的情人!有座水边磨房,水车不停地转动,用来舂稻谷。桥下是一条清澈的溪流,我们兴高采烈地玩起了竹排,自助当艄公。5元可以玩个尽兴。 中午在婺源的良友大酒店吃的饭,接待的是个熟人,姓黄,经营一个小酒厂,叫江西婺源县争杯酒厂,酒的牌子叫“地下婺酒”,40度,属清华婺酒系列,但加入了15种珍贵的药材(野生黄枝、贡菊、当归等)。酒店隔壁是他的销售门市部。吃了婺源的家庭料理:南瓜蒸豆角,婺源出名的是蒸菜,关键是最后要放一勺咸猪油;粉蒸黄芽头,黄芽头就是上海人叫的昂刺鱼。 婺源的景点比较分散,所以,决定不去著名的鸳鸯湖,打道回府。途经德兴铜矿,那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大铜矿,周惠中的弟弟是矿上司机,所以决定去参观。印象最深的是美国进口的豪牌装载车,轮胎有2米多高,GPS定位,一次可装载100多吨的矿石,1辆要1000万人民币,而矿上有70多台这样的卡车!卡车将矿石送到粉碎站,有地下9层,用类似小时候家里舂芝麻那样的原理,将石头慢慢地捻碎。我伸头去张望,想象了一下掉下去的感觉,那真是18层地狱! 下午5:00,受到了德兴妇联主任的款待,第一次和美丽的妇联主任在德兴宾馆喝酒,觉得脸上很有面子,籼籼然想对她“诉苦”,但又被桌上的菜肴所吸引:用艾蒿和糯米做的类似青团的“清明果”;不输于杭帮的“东坡肉”;最惊奇的是那盆竹笋,竟然是绿色的,那时的我真的想哭。张爱玲说“住惯大城市的人,出了城以后才知道什么是自己需要的”。那盆竹子让我从来没有这样贴近了大自然,感到了自己的虚伪! 晚上住上饶车站前的三清山大酒店,新开业,估计有三星级的水准。(旅游小贴士:楼上的KTV小姐很漂亮哦),一宿无话。 3月25日因江西人民的热情而感动,索性逃一次班,在上饶多待了一天。下午去钓鱼,我原本对钓鱼无兴趣,想坐在河边看书,结果发现是鲫鱼对我有兴趣,争相上钩,忙得我不亦乐乎。和周蕙中一个下午抓了20多条鱼,满载而归。 晚上坐K288,23:35发车,翌日晨7:50到达上海。归入平凡的人群中,只当自己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坐在TAXI里对着窗外发呆。归去来兮,生命的感觉真的很特殊,有人解释那是幸福,而有人只在失落中追忆那曾经有过的感动,比如我。 完。

发表于 2006-12-22 10:47

3月23日晨。醒来时,上海至昆明的K181次车(昨晚23:57发车)已到了浙江江山,中国白鹅之乡,离江西境界不远了,地势开始起伏不定,有一段非常茂密的天然林,还弥漫着晨雾氤氲,田里长着并不茂盛的油菜花,吴永康开玩笑说这是因为土地太贫瘠下镇是入赣第一站。 8:40到达江西上饶,车来接,先去了市区水南街的“章老六粉店”,也就是米粉做成的雪白的面条,是上饶的特产,冬天吃的是羊肉浇头,现在没有了,只有排骨,4元/碗,汤味很浓。 从上饶出发,车行约3小时,到达婺源县城,经介绍,去了建行后院的“金融饭店”,很不起眼,却爆满。加座后,被叫到厨房点菜,有1块黑板,是用来记菜名的,很特别。吃了蕨菜炒腊肉、笋炒辣椒、糊豆腐及炒鱼皮。蕨菜是时令菜,据说有山蕨和水蕨,纯天然食品。笋也是当地的特色,被辣椒衬托,是非常热闹的春天的感觉。糊豆腐自不待言,深得江总书记的赞赏。鱼皮过腥,不好吃。结帐60元,都以为算错了。 去年5月江总书记到婺源寻祖后,给婺源的旅游带来了勃勃生机,加之双休日,市内各大宾馆一律爆满(最好的宾馆是金牛宾馆)。不得已,去了附近的紫阳镇,住进了紫阳宾馆。私人开的,80元/标准间,很干净,缺点是离马路近了点。 放下行李后,直奔江主席的老家“江湾”。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树晶莹耀眼夺目的梨花,被旺盛的油菜花衬托地无比娇艳,那乌瓦白墙的徽派民居显得很沉着,大家气派。当下便觉得有点痴痴然。随着深巷的蜿蜒,我看到了那座奇异的建筑,有2米多高的青石护板,钉着硕大的铁钉,据说为了防盗防火和防潮,一般大户人家才会这样,被岁月剥落的墙砖上有许多“滕”字。江主席的妹妹江泽慧记忆中的童年印象就只有这青石板和“藤”,让主席终于找到了原籍。主席的家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一片空地让人回味。去了几户江主席寻祖时进过的人家,竟然可以免费拍照,可见民风古朴,门票20元。 下午4:00,天开始下起小雨来,闻到了梨花淡淡的香气。去了小桥流水人家:李坑。一条小河从人家中穿过,我看到河边一位老婆婆在洗衣服,而身后站着一位为她打伞的老爷爷,不禁被那种场景感动!这是一种被岁月磨灭不了的爱和柔情。还是典型的徽派建筑,但是多了很多雅致和豁达。上了吱吱牙牙作响的木楼梯,去看旧时未出闺的小姐倚窗眺望街景的阁楼,体味一种淹没在记忆中的寂寞和美丽。我记得那个有漂亮闺楼的房子叫“春蔼厅”。2条溪流在镇中交汇了,那是一条公龙和母龙的见面,有一座高大黑色的歇亭,据说也是古代和邻村村民谈判的地方。 最令人惊奇的是南宋武状元李知诚的家“鱼塘屋”后院的半株紫薇,伸手靠近她会花枝颤动,被称为江南一绝。还有长在一段古木上的巴掌大的灵芝。徽派建筑一个特色是他精美的木雕和石雕,可惜在那场著名的浩劫中,被当四旧将很多精美的人物的面目破坏了。 附近的“双龙客栈”是我们晚餐的地方,老板娘很秀美,带着1岁大的儿子。有客房可以提供住宿,10元/床,也挺干净的。吃了红包鲤鱼、土鸡和据说可以补肾的强盗草、水芹。红包鲤鱼是我吃到的最鲜嫩的河鱼,美味而少鱼刺。微风徐徐,看着双龙桥美丽的身影,竟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感情。喝了婺源的名酒“清华婺酒”,45度,色泽和口味都类似竹叶青酒,很醇厚,酽酽然带着酒意回紫阳。早上起来的时候,周惠中对我说,昨天喝了太多的“清华婺”,我听成了“氰化物”,吓一大跳。 3月24日早上起来还是密密细细的雨,决定去看彩虹桥,那是一座建于南宋有800多年的廊桥。也许是廊桥让我想到了那个浪漫的故事,使我觉得自己是在赴一个情人的约会。早餐是紫阳对面的一个小铺,吃的是当地的特产“糯米紫糕”,用糯米、鲜肉和蛋黄做成的,5毛一块,那种美味只有尝过才知道。终于看到了那座美丽的桥,虽然天色暗淡,但仍显出她令人消魂的美。整座桥无一根铁钉,用木契结构了800年,我以为我更喜欢她叫“风雨桥”。《闪闪红星》中的潘冬子运盐就是过的这座桥。听说原先还有一座比她更长的廊桥,在文革中被拆毁了,所以,她就永远失去了她的情人!有座水边磨房,水车不停地转动,用来舂稻谷。桥下是一条清澈的溪流,我们兴高采烈地玩起了竹排,自助当艄公。5元可以玩个尽兴。

中午在婺源的良友大酒店吃的饭,接待的是个熟人,姓黄,经营一个小酒厂,叫江西婺源县争杯酒厂,酒的牌子叫“地下婺酒”,40度,属清华婺酒系列,但加入了15种珍贵的药材(野生黄枝、贡菊、当归等)。酒店隔壁是他的销售门市部。吃了婺源的家庭料理:南瓜蒸豆角,婺源出名的是蒸菜,关键是最后要放一勺咸*油;粉蒸黄芽头,黄芽头就是上海人叫的昂刺鱼。 婺源的景点比较分散,所以,决定不去著名的鸳鸯湖,打道回府。途经德兴铜矿,那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大铜矿,周惠中的弟弟是矿上司机,所以决定去参观。印象最深的是美国进口的豪牌装载车,轮胎有2米多高,GPS定位,一次可装载100多吨的矿石,1辆要1000万人民币,而矿上有70多台这样的卡车!卡车将矿石送到粉碎站,有地下9层,用类似小时候家里舂芝麻那样的原理,将石头慢慢地捻碎。我伸头去张望,想象了一下掉下去的感觉,那真是18层地狱! 下午5:00,受到了德兴妇联主任的款待,第一次和美丽的妇联主任在德兴宾馆喝酒,觉得脸上很有面子,籼籼然想对她“诉苦”,但又被桌上的菜肴所吸引:用艾蒿和糯米做的类似青团的“清明果”;不输于杭帮的“东坡肉”;最惊奇的是那盆竹笋,竟然是绿色的,那时的我真的想哭。张爱玲说“住惯大城市的人,出了城以后才知道什么是自己需要的”。那盆竹子让我从来没有这样贴近了大自然,感到了自己的虚伪! 晚上住上饶车站前的三清山大酒店,新开业,估计有三星级的水准。(旅游小贴士:楼上的KTV小姐很漂亮哦),一宿无话。 3月25日因江西人民的热情而感动,索性逃一次班,在上饶多待了一天。下午去钓鱼,我原本对钓鱼无兴趣,想坐在河边看书,结果发现是鲫鱼对我有兴趣,争相上钩,忙得我不亦乐乎。和周蕙中一个下午抓了20多条鱼,满载而归。 晚上坐K288,23:35发车,翌日晨7:50到达上海。归入平凡的人群中,只当自己做了一个美丽的梦,坐在TAXI里对着窗外发呆。归去来兮,生命的感觉真的很特殊,有人解释那是幸福,而有人只在失落中追忆那曾经有过的感动,比如我。 吃遍全天下,应该是美食主义者的最大理想。不管是准还是伪美食主义者,反正我每次出行的最主要目的,就是品尝各地的风味。:)三月底的婺源行,令人难忘,婺源的美景,已被众位大侠描绘得隽永生动,在下就不赘述了,只和各位分享一下在婺源吃的心得吧。 很难说婺源的食物有多丰富,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的确美丽,但至少也反映出,那里的农作物品种并不丰富。一开始我们还以为,婺源特产菜油呢,而当地人告诉我们他们只是自给自足而已。此外,看到的比较多的动物就是极具婺源气质的鸡和狗——悠然自得,与世无争,生人的走近并不会令他们惊慌失措,我想或许它们也像它们的主人一样,以其纯良的本性来看待所有的来客的吧。 言归正传,介绍一下我尝到的东西吧。 ——荤 1、荷包红鲤鱼*****:婺源的一大特产,特贡中南海。的确鲜美,我们吃了好几顿,一律清蒸,烹饪鲜鱼的最佳方法嘛。据说当地人买5元/斤,而我们吃的都是15元/条,大约一斤左右,大一点的18元/条。 2、土鸡****:也就是上海人讲的草鸡,和香菇、姜片一起炖鸡汤喝,自然不赖。不过贵了点,15元/斤。据说,当地人每家都习惯养几只,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才杀了吃。 3、*肉****:在去婺源的路上就听说,当地人一般不用饲料喂*,所以肉香味很正点。腌肉:当地人很珍惜,因为每年过年时才用上好的*肉腌制一点,2斤鲜肉只能制1斤腌肉,所以不便宜哦,放点辣子炒笋干、炒豆干或炒霉干菜,记得永祥饭店的老板还很慷慨地放了好几片和红鲤鱼一起蒸。不过说实话,真没吃出什么特别来。鲜肉则是作粉蒸肉,我们在清华的古城饭店吃了一顿,用的是肋条肉,底下铺了红薯,很香,推荐一尝! 4、狗肉*:红烧狗肉,肉和烹饪法都不特别,不吃也罢。 5、鼯子肉*:不能确定是什么动物,总之我们吃到的是一种小野兽的一条腿,红烧,虽然放了点辣,但还是掩不住野味的骚臭,肉质很紧,没什么肥肉,无疑生前是运动健将。野味原是婺源一带的特产,最近为了保护生态平衡,政府已没收了猎枪,禁止捕杀了,我们吃的应该是库存。 6、青蛙:他们用粉蒸的烧法,蒸得太酥软,破坏了蛙肉的弹性质感,和锦亭的烟熏田鸡可差远了。

——素 1、新鲜蕨菜***:清炒蕨菜,图个新鲜。 2、鲜毛笋*****:山上刚挖出来的,笋片炒咸肉,绝对鲜嫩,据同行的女生介绍,是唯一一种吃了不会让脸上发东西的笋。 3、豆腐、豆腐干*****:强烈推荐,婺源的特色哦。不精细,但有乡土味,无论是做糊豆腐,青菜豆腐汤,还是肉丝炒豆干什么的,均有不俗表现。 4、古豆腐****:蛮特色的,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豆腐,是用古槠树的籽做的,半透明状,外观类似磨腐。一开始不觉得特别好吃,越吃越喜欢它的口感,糯糯软软的,清华的古城饭店有卖。 ——点心 1、清明果****:就是青团,我的最爱。不过不是圆球状,而是圆饼状,陷也不是甜豆沙,而是咸的豆干和大蒜。外面的糯米还混有碎艾草,至少可以证明,他们的绿色是货真价实的艾草汁哦,每个清明果下还用一小片棕叶垫着,怪别致的。 2、霉干菜饼****:在清华宾馆的对面,有个小门面,一个和气的老奶奶和她的儿子,坐在门前,用小炉子不紧不慢地烘烤着,馅有两种,霉干菜肉丁或是咸菜肉丁,又香又脆。 3、馒头***:刀切馒头,体积都不大。在上海时,我根本无法下咽,可是到了婺源,细细地品尝起来,倒觉得有一点点甜,蛮好吃的。我相信不是婺源馒头的特别,而是馒头这种东西,平平淡淡,不起眼,但实实在在,是经得起细细品味的好东西。 4、小馄饨****:在关坑有个小女孩捧着一个碗,瞪着眼好奇地看着我们,而我则瞪着眼看着她手里的那碗很馋人的馄饨,于是小馄饨就成了我们的午饭。那肉馅真是小,几乎和一粒绿豆差不多,等于是在吃馄饨皮。但好吃的就是这馄饨皮,柔软滑嫩,入口即化。 5、小笼:我们在清华吃的早点,个子不小,但以面团居多,实在没法恭维。而且他们只提供白醋,理由是当地的陈醋都是假的。 6、山芋片*:在晓起村的小摊上,1元一小包,看上去不是很干净的样子。(嘻嘻,反正爸妈不在身边。)大约是山芋和面粉和在一起用油炸出来的,没什么味道,脆脆的倒也不难吃,不过没吃几片我们就喂狗了。 ——其他 1、米饭**:那里好像没有大米,我们吃的都是籼米,其实也不难吃,熬粥喝也不错。 2、姜汤*****:我们翻越上下坳山淋了雨,永祥饭店的老板熬给我们喝的,放的是盐而不是红糖。几个人又脏又湿地坐在亮堂的大厅里,脚下穿着老板娘给我们的布拖鞋,烤着火,捧着热乎乎的姜汤,感觉很温暖。可能是当时饥寒交迫吧,觉得味道有点像鸡汤,好喝极了,真的,决不夸张。记得当时还想,家的感觉对一个疲惫的旅人来说是多么的可贵,而任何一个旅人都会对此心存感激的,或许这就是婺源的私人旅店得以繁荣的原因吧。 3、酒*****:一个不懂喝酒的人,感觉好喝的酒:老屋饭店的米酒,淡淡甜甜的,好像也没什么所谓的后劲;永祥饭店的黑啤,酒味不重,入口清清淡淡的,我喜欢。老板娘说这种酒还有养颜的功效呢。至于清华婺酒嘛,5元一小瓶,在彩虹桥边买的,我们一行人都不觉得好喝,不过也算尝了个鲜。 4、山泉*****:婺源溪水、泉水很多,都清澈见底,在翻越上下坳山时,带路的大婶很不屑于我们带的“农夫山泉”,于是带我们去喝真正的山泉。真正的山泉什么味道,自己去尝一下吧,记得带空瓶! 5、水果:3月不是雪梨上市的季节,我们无缘一尝。婺源水果不多,我只能用“可怜”来形容品种、外观和口味了。 小遗憾: 彩虹桥边有个大水车,水车边的屋子里放了好多新鲜的蔬菜,腌肉,还有螺丝,有兴趣的话可以和划竹筏的老伯一起烧菜做饭吃。可惜我们没时间。btw,老伯有条狗叫小黄。 作者:note 十月一日,到南站买票。顺利。 十月二日。 晚八点左右到达。一摩的将我们带到刚开张的家庭旅馆。跟老城里十五块一个房间的住宿处相比。我们住的地方相当于宁波的新晶都,位置跟条件都不错,价格却便宜。找地方住花了些时间,好在摩的师傅很热情。同伴去打听房价地时候,我等在路边,一大群摩的围上来拉生意,听说我们是浙江来的,都说我们富。吓得后来对人只说是江苏的。结果被同伴骂,江苏也不穷的。是吗? 十月三日。 睡到五点,窗外的鸡不屈不挠地直叫到八点。出门看到昨晚的摩的师傅等在门外。正中下怀。一起吃早饭吧。三人早饭合计一块八毛。

上车,沿路风景不多说了,我也只会用一个字,美。 车到李坑,摩的师傅照路上说好的,协助我们逃门票。从村边上一条小路进了村,摩的师傅指点了我们进村的路,带着我们的大包说去村口等我们。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反正就一些衣服,乐得轻装上阵。村里人不少,七拐八拐就拐到人家家里了。几个人正对着大门指指点点,原来门上的装饰跟门看起来就是一个”商”字。倒,不愧有徽商的传统啊。 进到屋里,黑漆抹乌的,几个带着三角架的人正从窗口描准对面一个不知什么地界。顺光看去,原来是一个二楼临街的美人靠,上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正凭栏眺望。旁边那位拍照的大叔叹道,可惜,她穿的衣服不够艳。忙拉了同伴蹿到对面,好大一幢房子啊!当然要去美人靠上坐坐。正得意间,街上来了一队人马,导游说,这地方原来是小姐抛绣球的地方。楼下人抬头齐呼:小姐在上面啊~~哈,过瘾过瘾。 漫无目的地在村子里逛,看到有大大的门就进去看看,反正总能碰到有导游的人马,站在边上听一会,也看了不少门道。李村的桥上,水边,甚至谷子堆都让我一惊一炸的,所有看着好玩的地方都上去走了一圈,出到村口,正遇上表演抛绣球的小姐和媒婆往里走,不看了不看了,反正我都当过小姐了。 摩的师傅已经等得快要睡着,别人半个小时就能出来,而我们竟走了一个多钟头。 上路上路,车过一处美丽的芦苇滩,大叫停车停车。二人情不自禁下到水边,真想在这里盖所茅房养老呀。同伴纠正道,非茅房,茅草房是也。看来同好。 继续走,路好长啊。幸好有沿路美景养我的眼睛,有苦总有甜的。 下一站是汪口,据说有个很气派的宗祠在里面。依旧是从出口进的村,逆着标明线路的箭头往上走,一路上惊喜不断。坐在村子里的石头凳上吃东西喝水,看着人们来来往往,真不想走了。村子大同小异,吸引我的是那些有着清澈眼睛的小孩子,终于忍不住拉住了一个在滚木头轮子玩的小男孩。拍照拍照。 原来宗祠在村口,想想还是不看了。摩的师傅十分不解,现在想想连我自己也不解。坐在宗祠门口的桥柱子上拍了一张照,算来过啦。 下一站是江湾,远远下了车,从村子边上的一条小路走进去。这里没什么讲头,就是看到挂在树上的冬瓜和躺在屋顶的南瓜,叹为观止。 然后就去到萧江大宗祠,路上黄土飞扬,路不好。村口的大树和一个破旧的凉亭又让我等孤陋寡闻之人惊为奇景,拍照。宗祠据说已经被承包,只得买票。二十元。贵。 里面只有一处地方保持了原汁原味,我也不知道那叫什么,反正气势大得是蛮惊人。木雕的精美看得人合不拢嘴。基本上在那个热情的讲解员眼里,我们二人一直在边点头边流口水。买门票的好处就是给配了一个讲解员,只可惜带着江西口音的普通话听来有些困难。好象知道了萧和是他们的祖宗;大殿在五十年代被后面的古树压塌,那古树则是被雷劈掉的,现在的大殿是刚建的;后来还有什么复唐不成改姓江,谁改姓江?茫然。 出来已经不早了,摩的师傅说怕是要来不及。不管,上路去晓起。 这一路走的,真是一言难尽。摇头摇头。好象从宁波走到江西那么久,吃了无数多的黄土。下车时二个如同刚从面粉堆中爬出。村口很有气派,好在有公厕。梳洗一下,进村。门票15元。看看表,已经四点。不禁有些着急。看着还有人往里走也就放下心来。晓起随便逛了一圈,看了一些什么什么第,就踏上古驿道去往上晓起。暮色渐渐浓起来,村子里有了炊烟,好多小女孩在宗祠门口跳皮筋,看我们走过,突然齐声叫道”什么什么镇什么什么什么上晓起小学”。吓得本小姐受惊不小。还是那种江西口音的普通话,够呛。 山里的天说黑就要黑的,赶在天黑之前上了大路。冷得要命,路还是那么长。好累啊。 一天下来玩了五个地方,总计逃票三处,合计人民币八十。付摩的费七十,还有得赚。 回到镇里已是灯火通明。洗去一身尘土,去镇里吃饭,上了会网。破猫不争气,跟朋友聊了几句就回去。照片已经冲了出来,一边看一边笑。真好啊。 下雨了,宾馆的大姐说这是一个月来第一场雨。 好象记得看过一棵800岁的痒痒树,在哪里,忘了。 十月四日。 早八点,大姐来敲窗子:你们不是出去玩吗?还不起床? 好象才刚刚睡下去嘛。累归累,还是起来了。昨天的摩的师傅今天要上班,不能做副业了,再说今天的路会更长更难走。商量好去搭公车。大姐的丈夫把我们带到等车的地方,关照了几句就回去了。好热心啊,跟大姐一样。 车到清华竟然已经是中午,去理坑的车刚刚走。只好找了辆货的,说是给我们包车,算半天。八十。想想时间不多,就上了。货的拉了我们二个,又去镇上转了一圈,上来一对情侣。他们说是晚上要住到坨川的一个什么地儿。我们想想还是回清华住。 坨川是司机夫人的娘家,理坑是司机的家。二地相隔一里地。想托司机帮我们说说情买门票打个折,结果门口那几个老伯没得商量,只得乖乖掏钱。转了圈出来,看看时间还早,在坨川又逛了会儿。穿过一个小菜场,前面似乎没路可走,随口问了一个老伯,他指指前面的小杂货店。有路。进去,只有一个窗子嘛。再看,窗下有一个凳子,探头一看,窗处还有一个凳子,敢情是从这里出入的:)入乡随俗吧。 司机的夫人在村口等我们,原来司机等不及已经到理坑去找我们了。车上又多了三个学生模样的人,同去虹关。 到虹关又快四点,五个人买了三张票,六折呢。 村子大同小异,要自己去看。总之什么什么堂到处可见。快要出村时,看到杂货店,说过要对各个地方的杂货店来个考察的,进去,坐下,一张大大的竹床。有好久好久以前的四喇叭收录机,正讨论是店主自用的还是进了一个卖不掉的。无意间抬头,天哪!雕梁画栋。简直就不是你能想象到的。又流口水了。 因为要等那三个学生一起下山,我们在村口的河滩上等他们。太阳快要下山了,那层光照在所有的东西上的感觉,似乎到了仙境。

悠悠地在河滩上玩,捡到一块小小的水晶石,真是意外之喜。 上车前在大树前照了张相,这可是著名景点喔。 回到清华已经天黑了。找了家招待所住下,出去吃了晚饭。才记起这一天竟然都没有吃中午。省钱有道。 接到朋友的电话,开心不已。这几天手机的屏幕异常干净,因为没有信号。互通消息之后,还是去找网吧。 回来睡觉,电视里正在播大明宫词,看到陈红掀起盖头,我睡着了。 十月五日。 六点,招待所里人声鼎沸。磨到八点我们才起床,真是腐败。 去看彩虹桥。远远地从另一座桥上到了对岸,因为看到有一个什么什么庵。河水很清,有人在河边洗鱼,跑过去看。小小的鱼,颜色像热带鱼一般,又大呼小叫起来。 从田埂上走得辛苦非常,到了桥边,二老伯迎上前来,你们买票吧。啊?果然是逃不掉的。说了几句好话,二个人买了一张票。可能因为长得还像学生吧。票到手里,老伯说,你们那些路都是不必要的嘛。敢情观察我们有些时候了。只好嘴上硬硬:我们想看那座庵嘛。谁知道那座庵叫什么?告诉我吧。 著名景点,拍照。 从桥上出来。在街上转。看到一家打金店。进去。居然有古旧的银器,看得爱不释手,无奈开价太贵,只能忍痛放弃。 出门,太阳晃得人眼睛疼,看到郁闷的一幕。买了几个桔子狂吃,直吃到要吐。 坐车去思口。那里是我们最后一站。 到延村的路都是石子,三轮摩的万万坐不得,本小姐的腰几乎震断。 村子门口照例有售票处,远远看到有厕所二字及箭头,似乎好象可以入村。那边的人大叫:买票。我们点点那二个字。理直气壮地拐上小路。 更衣出来,发现已经在村子中心。出去再买票吧,反正也逃不了的。逛了几个什么什么堂。逛到第三个堂的时候,一个小哥招呼我们。我们乘机提出上楼看看。他说上面什么都没有,倒是有样东西会让人大吃一惊。什么东西能让本小姐大吃一惊?上去上去。楼梯小又陡,还黑。楼上没有人住,地上黑黑的一层东西,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小哥解释说那是蝙蝠的屎。倒,狂倒。据说那是家里有福的征兆,小哥就留着那些排泄物一直不扫。 小哥的祖上是个在外做木材生意的商人,一年瘟疫流行,他靠卖寿材发了财,回家乡盖了这三进大房子,现在只留下长房的房子没有倒,也就是小哥住的这一处。气势自然不同一般,据说”坐冷板凳”一词就是从他祖上说起来的。门外一长溜的石凳子是给客人坐的,要见主人,必得先通知道三儿子,三儿子通知二儿子,二儿子报告大儿子,大儿子报告老头子。好累,打得我手也酸了。你说这客人能在又窄又冷的石头凳上坐那么久吗? 小哥带我们又去了几个什么什么堂,然后用摩托车送我们去一里外的思溪,那是他外婆家。 买票,给配了一个导游,一个南昌来的小帅哥跟我们一起。讲解员跟那个家里有蝙蝠屎的小哥也许是青梅竹马吧,他们一路上说个不停,我们三个目瞪口呆。还是什么什么堂,看了N个,最后在一个好大好大的堂里吃饭,是导游小姐的奶奶家。边上有人跟我们攀谈,有人问我们是不是学生,诚实地回答说不是。等到收饭钱时才知道,学生是可以打折的。这。。真让人说不出话来,他们到底是淳朴呢还是狡诈呢?此事待议。 村口有议事亭之类的建筑。坐在木头的长凳上,看着村口的小溪,想着明天就要回去了,不禁有些发呆。阳光那么好,耳边是听不懂的乡音,小孩子在水上撑着竹筏,村里的狗和猫对我极友善,几时我来过这里的? 十月六日。 回宁波。看着城市的灯光,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婺源,中国农村最美丽的地方,位于赣东北,地处皖、浙、赣三省交界处,境内山明水秀,松竹连绵,四季景色,各呈特点。 婺源旅游以古为特色,其中的明清古建筑以理坑官邸建筑和延村民居为最,古树名木以虹关古樟称著,又名“江南第一樟”,古洞以灵岩洞群为奇,古文化有婺源博物馆,馆藏之丰被称为全国县级第一馆。 婺源自助游五日行程推荐: 前一天晚上乘坐685次,19:30上海出发,34元。 第一天: 早晨4:35到衢洲,由火车站到汽车南站,早餐后6:00坐长途车至婺源,车费20元;11:00左右到达婺源县城,午餐后开始婺源旅游。 午后观光紫阳镇,她是千年古镇,星江汇诸水流入古镇,星江上有目前婺源最长的木桥,南门桥和北门桥,星江水清澈见底,是天然的游泳场。

镇内古迹遗址众多,有“中国县级第一馆”之称的婺源博物馆,馆藏商代到清初的文物万余件,国内罕见,国家领导胡耀邦、万里等曾来馆视察。 第二天: 早晨6:00乘坐中巴,游览东北角段莘乡,这里有高山平湖,烟波浩淼,乘艇环游,如入江流峡谷,山环水抱,峰回路转。 10:30时,去庆源古村,此村始建于唐广德年间,全村有16座石板桥相连。村中有一棵1200年高龄的古银杏树,依畔挺立。村内街道、小巷、堤岸均为石块铺成,延河两旁的枕河人家门前廊棚伸至河岸。中午可在电站招待所用餐。 下午游览上、下晓起,“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此诗正是该村的绝妙写照。村屋多系明清建筑,青石铺成的巷道曲曲折折,宛如棋盘,屋前瓜棚豆架,好一派田园景象。上、下晓起两村有古驿道串通,驿道旁有古驿亭能蔽风挡雨。 14:30时,去汪口村俞氏宗祠,建于清代,气势雄伟,布局严谨,工艺精巧,被古建筑家称为"艺术宝库"。村口的平渡堰是清代江永设计,历经二百多年风雨沧桑,迄今完好无损。16:00时去秋口李坑,它被誉为"山里水乡",具有典型的江南水乡情趣,小桥流水人家。夜宿紫阳镇。 第三天: 早晨6:00出发,去虹关,村溪畔的古樟闻名遐迩,栽自宋前,距今800多年,古樟气势非凡,"下根磅礴达九洲,上枝摇荡凌云烟",十多位村童才能围抱。 10:00时,去浙源参观龙天宝塔,它是婺源唯一保留完好的古塔,经数百年风雨剥蚀,仍屹然兀立。浙源乡古镇也值得一游,在浙源用餐后,去沱川理坑的官宅府第,理坑村古民居是婺源保护较好的村庄,这里有:天官上卿府第、司马第、官厅、九世同居楼等。 下午14:00时到清华镇,参观初建于宋代的古桥,彩虹桥,建桥时因袭用唐诗"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而得名,桥上有廊亭,亭旁设长凳,供人坐卧,另有石桌石鼓凳,可品茶弈棋取乐。桥两岸群山如黛,见景抒怀。清华镇东头有1棵婺源最古老的古槠树,清华镇唐代为县衙。 15:30时去思溪、延村古民居群,这里粉墙黛瓦,回廊护拦一派古色古香。村人如遇雨雪天,由 都说婺源是中国最美丽的县城。我到了婺源,看到的是全江南最美丽的水。单凭那连绵百里平静、清澈如湖面的水,婺源就值一行了。有首诗这样描述婺源“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没有夸张和暗示,诗中描述,正是婺源的真实写照。 其实婺源有的,还不止这些。婺源地处赣东北,与皖南交界,历史上,长期隶属徽州。因此婺源的人文景观,既古且多。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明清建筑基本未经任何修饰地保存着。 同样是桃花源里,婺源比之皖南,少了些文化氛围,多的是青山、秀水、古树与村庄。 婺源行走总歌诀 看山走东不走西 看水走北不走南 投宿城外不住内 乘车赶早不宜迟 景点 婺源县城:除了转车以外,婺源县城实在没有什么好停留的,乘车大法将在下面详细讲述。到达婺源县城,唯一必要做的事情就是到车站对面的“良友宾馆”或者车站旁边的小书摊上购买一本名为<<婺源风物录>>的绿色封面书,切记切记! 买完了书,上车,走人。 地理上,婺源的东面和北面靠近徽州,而且有群山阻隔,不论是古迹还是民风均保持较好。而婺源的西面面临繁荣的鄱阳湖平原,人口较多,古迹与民风大有不如。所以,我推荐婺源的东线与北线。 婺源东线:实际上,婺源正应了那句老话,“在徽州,随便找个村庄扎进去就可以了。”实在要挑一些景点出来,东线由近及远可选的有万贯洲、李坑、汪口、上下晓起、段辛、庆源。 万贯洲: 水绕村庄风景,距县城最近,乘婺源至秋口镇的汽车可到达河对岸,河水清澈如镜,相传为岳飞屯兵处。

李坑: 古村落风景,乘婺源至东线的晓容、大坂、港口的汽车,中途下车后步行一公里即达,门票五元,有村民讲解。河水穿流过整个村庄。 汪口镇: 水绕村庄风景的代表,乘婺源至东线的晓容、大坂、港口的汽车,汪口下车,车票4元。似乎无门票。河面宽阔宁静,镇内有宗祠、平渡堰,但虚有其名。狗多,好战。 下晓起: 水绕村庄风景,从汪口镇乘前往段辛方向的汽车,汽车拐入一条土路。经过美丽的茅坦村后既到达老树环抱的下晓起村,两条溪流在此汇合。从车上看,很宁静。 上晓起:山坡田园风景,上晓起往上行到达江领,可见中山田园风光。这一带是我所见的婺源最美处。 段辛: 其实是一个高山水库,远处山中点缀着几户白色的房屋,别有一番味道。 庆源: 古村落风景,<<婺源风物录>附带的地图中最大的错误是标错了庆源的位置,这也难怪,1986年版的地图到现在很多已经不适用了。庆源实际的位置应该是在段辛再往上行。有中巴车到达庆源,但往往进得早出得也早,很难赶上这趟车。背包族返回的路程只能从庆源翻3.5公里山路到达公路口,再上行3公里公路至段辛乡找车。庆源算是婺源最难到达的一个景点。溪流穿村而过,村中有古银杏树、工艺精湛的老房子,村尾也有风景。 值得一提的是在进庆源的山路口处有一石碑,上书“孤魂总祭所”字样,青烟缭绕,让吾等单独背包客不寒而立,疑是进了兰若寺地界。 婺源北线:北线的风景稍逊于东线,但交通方便,且婺源的标志风景“虹桥”“龙天塔”均在北线。由近及远依次有思溪、思口、清华镇、浙源镇、虹关及理坑。 思口与思溪:古建筑风景,有思溪及思口延村。中巴直接通达思口。 清华镇:古建筑风景,有老街、虹桥、“从”字木桥等景点。老街位于清华镇大桥与虹桥之间,长达1.5公里,可惜已比当年逊色不少。 虹桥门票6元,有个老头专管售票,很难躲得了他,不过没有其它游客的时候,倒是“好说话”。 木桥位于清华镇大桥旁边,很独特的“从”字型木桥,现在已经很少见了,不知道这座木桥什么时候被大水冲毁。不妨在桥上多走几个来回,体验体验我们的祖辈是怎么过桥的。 浙源镇: 古建筑风景,除了龙天塔以外,就是一些破旧的不美观的房子。浙源是前往虹关村的必停之地。 虹关村: 古村落风景,有一些古树,老桥,构成非常幽静的村子,詹天佑的祖居。是北线的精华景点。从浙源乘扑扑车3元即至,惜车较少,出入可能要搭车。 理坑村: 相当闻名的景点,未至,憾甚。亦不知其攻略。 障山到古旦的风景不错,是一位店主告诉我的的,可惜未至。 婺源概况: 婺源是中国最美的农村,它的徽派民居保存完好,更为可贵的是民居与青山绿水、古树驿道非常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宛如天成。婺源自古享有"书乡"之美誉;自唐至清,有仕宦两千多人;还有难以胜数的徽州商人,构成了独特的人文景观。 线路及景点介绍: 去婺源有很多的走法,可先乘火车,抵达衢州、上饶、景德镇、黄山市,这些地方皆有车转换到婺源。 从上海至婺源需要大约12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晚上出发比较合算(5085次,19点30分发车,票价34元),凌晨4点多可达衢州。下火车后,门口有众多面的可送至汽车站,出发至婺源的长途汽车6:00发车,票价20元(建议在火车站稍作休整,因为汽车站不到5:30是不会开门的,且汽车票不难买)。中午11点可抵婺源。

下午的时间可以逛一下婺源的中心紫阳镇,有博物馆可参观。听当地司机说,离紫阳不远处,有一"老虎滩",是拍"闪闪红星"的地方,遗憾未至。 如果你有足够的钱,最好包一辆车,这样会比较方便(260元可包一辆面包车,能坐十几人)。包车很简单,路边拉客的个体车主有许多,提前一天与他们说好就成。 在婺源有两条线是必走无疑的,一是东线:李坑--汪口--上下晓起--江岭--段莘--庆源,另一条是北线:延村--思溪--清华镇--沱川理坑。 东线可在一天走完,但时间较紧,须早出发(最好是5:30,这样一天玩下来会比较轻松,光线也好)。 先直奔庆源,开往庆源的路况极差,且起码要开3个半钟头,要做好思想准备。庆源是个很美的村子,无需门票。因为很难到达,所以明清古建筑被保存得相当完好,民风也非常淳朴。全村有16座石板桥相通,村外有3座明代拱桥,其中一桥高低有两层,但已颓败,现改为柴房。村中有一1200多树龄的古银杏树。 从庆源往回走,便是段莘的高山水库,路上看看就行,不必下车了。(注意:地图上把庆源与段莘的位置搞反了,段莘其实在庆源的下面。) 再往下就是江岭,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但江岭的梯田的确是我见到过的最壮观,最美丽的梯田了。在江岭玩,一定要带长焦距镜头,因为远处的景色没有长焦距是拍不到的。(江岭作为一个景点,却没有路牌明确指出,而且只能在山头望到,没有进去的路。) 到上下晓起,该是中午了,在上晓起吃中饭。上晓起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景色,从上晓起徒步至下晓起约10分钟,两个村落中有青石板路连接。下晓起有尚书第、祠堂等建筑,村中有小溪流过,是个宁静的村子。 汪口以俞氏宗祠,平渡堰闻名。但我以为这些都是到此一游即可的景点,不必花太多的时间。 李坑是一天游览中最值得多花些时间的地方。李坑是有灵性的,一条小河穿村而过,颇有周庄的味道。我们到李坑的时候下起了小雨,几点雨滴湿润了小路,青石板闪烁着幽微的光泽,撑着伞散步其中,感受着四周静谧的气氛,恍如隔世。可参观的景点有鱼塘屋、春霭堂。(门票10元,需停车费) 北线也可在一天走完,这一天可以玩得比较松散些,不必赶得太紧。 一大早仍是赶往最远处,再往回走。第一站是沱川理坑,往理坑的路况较之庆源的算是不错的了,开了约3个钟头,理坑便在眼前了。我认为理坑与李坑是婺源最美的两个村子。只要逛过这两个村子,其他的村庄都可有可无了。理坑村元代以后科第蝉联,明代文仕官宦更是屡出其村,当他们宦途得意或告老还乡之时,总要在故里营造府第以光宗耀祖。所以这里的建筑多显示出堂皇气派,但随着徽州的没落,这些民居也无一例外地显示出繁华过后的无奈。 清华镇的彩虹桥不可不去,此桥造得颇有特色,全桥由高低错落的11座阁亭连成一条古朴壮观的长廊。因唐诗"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而得名。清华还有唐代老街可以看一看。 思溪的民风不是很好(如果你要拍摄某些民居的内部,当地居民会向你收取2元摄影费,没有发票)但思溪是聊斋影视基地(《陆判》在此地拍摄),民居的细部还是相当精美的。 延村与思溪就建筑来说是差不多的。当地导游最喜欢介绍的是一个叫作"四水归堂"的建筑形式,在这两个地方,我已听过n遍了。 如果你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在清华住一晚,第二天去古坦与障山,听说那里的风景很好,古坦的的灵岩洞群很有名。或是去浙源和虹关,那里值得一看的有龙天塔与虹关古樟。 其他比较方便到达的景点有:赋春鸳鸯湖、文公山、许村、阳春古戏台……但因为没有亲自去,不敢妄下断言。 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婺源的美,大部分是在路上,所以当你看见另你心动的景色,一定要毫不迟疑,赶快下车。这是我的惨痛教训,想想就心痛不已。

饮食: 婺源最好吃的东西是荷包红鲤鱼、粉蒸肉。那里的物价极低,在紫阳"888实惠小吃",9个人吃8个菜,4瓶啤酒,3听椰奶,仅85元(味道好、量多,饭随便吃)。唯一不足之处是那里的东西普遍偏辣。 去婺源之前,看见网上说紫阳一个叫作"666实惠小吃"的饭店的老板娘颇有风韵,这次前往一看,果真属实,就是那里的菜实在是太辣了。 当地的大排挡,不必去吃,量少且品种也不够丰富。 注意点: 1.是学生的务必带上学生证,因为可以对折。 2.庆源等其它小山村会没有饭店,要么自备干粮,要么在那里游玩时避开用餐时间。 3.与当地人说好的事千万不要悔改,因为当地的某些中年妇女极凶悍,且好战。 4.去婺源的最佳时间一是春天,因为油菜花开了;二是秋天,因为可以看见满山的红叶与黄叶,极美。 5.节假日去的话,请先预定房间。一到婺源就订好回程的汽车票,火车票不紧张,回去时买也来得及(这次我们因为忘记订回程汽车票,不得不包了一辆警车回到衢州,350元,还是很合算的) 6.如果玩得节约的话,550元是足够了。 写这篇攻略之前,celli先要感谢一位旅途上认识的上海朋友,是他给了我许多切实有用的指点,可以说没有他的帮助,我的婺源之行必将不得要领。 为什么要去婺源 都说婺源是中国最美丽的县城。我到了婺源,看到的是全江南最美丽的水。单凭那连绵百里平静、清澈如湖面的水,婺源就值一行了。有首诗这样描述婺源“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没有夸张和暗示,诗中描述,正是婺源的真实写照。 其实婺源有的,还不止这些。婺源地处赣东北,与皖南交界,历史上,长期隶属徽州。因此婺源的人文景观,既古且多。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明清建筑基本未经任何修饰地保存着。 同样是桃花源里,婺源比之皖南,少了些文化氛围,多的是青山、秀水、古树与村庄。 婺源行走总歌诀 看山走东不走西 看水走北不走南 投宿城外不住内 乘车赶早不宜迟 歌诀解释 入门功法 景点 婺源县城:除了转车以外,婺源县城实在没有什么好停留的,乘车大法将在下面详细讲述。到达婺源县城,唯一必要做的事情就是到车站对面的“良友宾馆”或者车站旁边的小书摊上购买一本名为<<婺源风物录>>的绿色封面书,切记切记! 买完了书,上车,走人。 地理上,婺源的东面和北面靠近徽州,而且有群山阻隔,不论是古迹还是民风均保持较好。而婺源的西面面临繁荣的鄱阳湖平原,人口较多,古迹与民风大有不如。所以,我推荐婺源的东线与北线。 婺源东线:实际上,婺源正应了那句老话,“在徽州,随便找个村庄扎进去就可以了。”实在要挑一些景点出来,东线由近及远可选的有万贯洲、李坑、汪口、上下晓起、段辛、庆源。 万贯洲: 水绕村庄风景,距县城最近,乘婺源至秋口镇的汽车可到达河对岸,河水清澈如镜,相传为岳飞屯兵处。 李坑: 古村落风景,乘婺源至东线的晓容、大坂、港口的汽车,中途下车后步行一公里即达,门票五元,有村民讲解。河水穿流过整个村庄。 汪口镇: 水绕村庄风景的代表,乘婺源至东线的晓容、大坂、港口的汽车,汪口下车,车票4元。似乎无门票。河面宽阔宁静,镇内有宗祠、平渡堰,但虚有其名。狗多,好战。 下晓起: 水绕村庄风景,从汪口镇乘前往段辛方向的汽车,汽车拐入一条土路。经过美丽的茅坦村后既到达老树环抱的下晓起村,两条溪流在此汇合。从车上看,很宁静。 上晓起:山坡田园风景,上晓起往上行到达江领,可见中山田园风光。这一带是我所见的婺源最美处。

段辛: 其实是一个高山水库,远处山中点缀着几户白色的房屋,别有一番味道。 庆源: 古村落风景,<<婺源风物录>>附带的地图中最大的错误是标错了庆源的位置,这也难怪,1986年版的地图到现在很多已经不适用了。庆源实际的位置应该是在段辛再往上行。有中巴车到达庆源,但往往进得早出得也早,很难赶上这趟车。背包族返回的路程只能从庆源翻3.5公里山路到达公路口,再上行3公里公路至段辛乡找车。庆源算是婺源最难到达的一个景点。溪流穿村而过,村中有古银杏树、工艺精湛的老房子,村尾也有风景。 值得一提的是在进庆源的山路口处有一石碑,上书“孤魂总祭所”字样,青烟缭绕,让吾等单独背包客不寒而立,疑是进了兰若寺地界。 婺源北线:北线的风景稍逊于东线,但交通方便,且婺源的标志风景“虹桥”“龙天塔”均在北线。由近及远依次有思溪、思口、清华镇、浙源镇、虹关及理坑。 思口与思溪:古建筑风景,有思溪及思口延村。中巴直接通达思口。 清华镇:古建筑风景,有老街、虹桥、“从”字木桥等景点。老街位于清华镇大桥与虹桥之间,长达1.5公里,可惜已比当年逊色不少。 虹桥门票6元,有个老头专管售票,很难躲得了他,不过没有其它游客的时候,倒是“好说话”。 木桥位于清华镇大桥旁边,很独特的“从”字型木桥,现在已经很少见了,不知道这座木桥什么时候被大水冲毁。不妨在桥上多走几个来回,体验体验我们的祖辈是怎么过桥的。 浙源镇: 古建筑风景,除了龙天塔以外,就是一些破旧的不美观的房子。浙源是前往虹关村的必停之地。 虹关村: 古村落风景,有一些古树,老桥,构成非常幽静的村子,詹天佑的祖居。是北线的精华景点。从浙源乘扑扑车3元即至,惜车较少,出入可能要搭车。 理坑村: 相当闻名的景点,未至,憾甚。亦不知其攻略。 障山到古旦的风景不错,是一位店主告诉我的的,可惜未至。 一步功法:行车 婺源县境: 婺源山中的人,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在交通上,也是出车早,回程早。往往是清早5点半满路跑的是中巴车,可是过了中午一两点,中巴车就集体撤回城镇。所以如果你大大咧咧地认为下午3、4点再从庆源、虹关这样的远端景点乘中巴返回的话,你可能要在老乡的屋檐下过一宿。所以在婺源行走汽车“赶早不赶迟”是真理。 车票价钱没有必要去计算得那么清楚,山里人一般不骗人,而且到哪个村子都比较近,最贵的车票应该是从婺源到庆源的了,11元。其余的车票钱与路程大概可以这样估算:行车一小时收费5~6元。所以,如果你上了一趟从秋口镇至婺源的汽车,收3元,你可以估计秋口到婺源大概要开半小时的汽车。其余类推。 搭车,在婺源背包旅行很难避免要搭车,一般是在远端村庄,如庆源、虹关、理坑等等。搭短途卡车一般是不收费的,而且搭卡车有个无与伦比的优势,你可以站在货堆上饱览婺源大好河山。一句过激的话,能搭卡车一定要搭卡车。Celli是在婺源的最后一天才悟出这个道理的。 出入婺源: 入; 火车45次北京至黄山早上6点钟到达,从黄山市每天有两班开往婺源的汽车, 早上6点与中午12点半。中午?

摘自乐知网: 》课程!

展开更多酒店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平特一肖王中王发布于谈婚论嫁,转载请注明出处:婺源日记,史上婺源最全相关功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