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愿意醒来的梦,那仁牧场

2019-10-16 21:45 来源:未知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喀纳斯西线攻略

9月26日 晴转多云今天我很早就起床了,迎接新一轮的太阳。就站在马老板家的小院子里,可以很清楚看到观鱼亭的晨光,喀纳斯河道上漂浮的薄雾,对面雪山的日照金山。秋天的喀纳斯,大概早上7点多,天色已经亮了,路上开始有行人,主要都是步行去三湾看晨雾的,还有起早赶马去黑湖或是白哈巴的路人。我知道如果今天大家愿意起来,三湾晨雾一定有东西可以拍到,只是已经历经了东线四天艰辛路程,加上前一天已经略观三湾风采,我们的人马对三湾晨雾兴趣都已经不大。我冲着炕上还在酣酣大睡的一堆人大喊:“起床了!不是有人要去观鱼亭看日出的吗?”,黑压压的一堆里面哝唔的回应:“去双湖看日出吧!”,“观鱼亭在哪?”…….呃,无语……看来喀纳斯的游人兴致高昂,真是“中秋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今年是我们进入景区以来一路看到游客最多的一天,一大早就很多抗着长枪短炮的摄友向三湾方向行进,当然也有一些我们熟悉的身影。对喀纳斯来说,对于那些因为行程要赶路即将离开的人来说,我们自认为已经是呆了多日的老驴友了,并且接下去我们还要走得更远更艰险,嘿嘿。这种相对的心理优势让我们的心情无比的好起来!九点多,队员们陆续起来,打点自己的行李,为了让大家在后续的四天能保持好的体力,我们决定今天晚起,吃完午饭,12点再出发,到铁里撒汗扎营。当然这个决定到后来充满着变数,以至于我们到了此前没有预计过的一个留宿点。今年的天气真的很好,早上我拍到了日照金山,虽然山顶的雪不是很多,但是也颇为壮观。11点我们已经坐在这个小院子吃着马太太最后一次给我们做的饭,非常可口,回味起她烤出来的哈萨克面包捏巴,我们就口水直流,那可真是香甜呀!结完帐,马老板帮我们提着大包小包到小坡后面小哈的车上,小哈分两次把我们送去办边境证,然后到观鱼亭下面等马。说起边境证,如果是在哈纳斯里面找的当地人的车送游客去白哈巴,就不需要每人都去办一个,而是一车人办一个证,边检战士会写上一个身份证的名字,车牌号写下来,然后在备注里写:同车四人。原来在哈纳斯办去白哈巴的边境证这么容易,而且是免费。煮茶看到边防派出所院里的看门狗特别帅气,很想过去拍个留恋,居然被战士默许了,难怪煮茶到了白哈巴还一直夸那个战士长得帅。哈纳提TX把我们第一车人扔到了公路观鱼亭路口过去200米的一处风景如画的路边,就回去接第二车人,这一等,就让我们等了一个小时。起初对这处风景如画的地方很痴迷,咔咔就是一阵狂拍,接下来害怕被景区管理员抓到我们在观鱼亭下面溜达会被抓买门票,因为这里抬头就可以看到那个亭子,再然后开始望眼欲穿的等着小哈TX和别克TX,可能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公路那边来了一个帅气英姿的骑马身影,是别克带着7匹马过来了,我们一阵欢呼…….很快发现小哈并没有跟来,问别克,他汉语不好,鸡鸡歪歪说话我们没听懂;再接下来,小车送我们的行李来,荒原和蓝姐来了,可是小哈还要把车开回去再换骑马过来,气得一阵牙痒痒呀!反正说了这么大一堆废话,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个风景如画的观鱼亭下面等可爱的小哈等了1个多小时,拍照片拍到手软,很多风景优美的人物写真集都出自于这个时间,自这以后每一轮的人物写真时间,每个人都变得很自恋,以前放不开摆的动作和眼神就没有什么是不敢摆的了。以后大家去哈纳斯骑马,对马夫跟你说的关于时间的问题请不要太在乎,因为很可能他们的时间观念和你不一样。总之当最后可爱的小哈在万众期盼的目光中骑着他那匹破马来的时候,我们都觉得他很象白马王子,太可爱了,因为真的终于可以出发了!!!这里有一个小插曲,就是我们队伍中最柔弱最善良的从容,在出发后没多久,居然被一匹坏马给摔下来了,从此别克和小哈开始特别照顾从容TX,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几乎都是把最温柔的马给她骑,不过这么一摔,我想她骑马技术会突飞猛进了吧!从观鱼亭山下沿着路痕一直向北走,沿路会有一些居住点,因为一般就几户人家,连村庄都算不上,多是图瓦人居住的地方。图瓦人是蒙古人的一个分支,他们信喇嘛教,所以这一点可以很清楚的和信仰伊斯兰教的哈萨克族分别开。这一路是比较开阔的山谷草原风光,上了一个大坡,下马休息,回头看来,眼前雪山高耸,一字排开,特别壮观,又一次让我想起了电影茜茜公主里的那些奥地利山地风光,那样的壮观挺拔。在这里我们又一次遇到了苏苏和小S,还有她们的2个向导,其中有我们东线的向导阿木,他很会爬数,这附近几乎全是落叶松,他爬上去给我们采松果子吃。这是看上去形状很像火龙果,但是个头稍微要小一点,里面有一粒一粒的松子,有很浓的松香的味道,松子吃到嘴里特别香,哈萨克戏称松香是他们的口香糖。从这个坡开始就是一路向下的山路,时而走进一片迷雾,时而走到万道金光照耀下的滴着雨露的草地,风景特别迷人。雾气大的时候,都看不到前面一匹马的身影,感觉好像走到了古代欧洲的迷雾森林,这时候,似乎班得瑞的音乐又一次泛起在耳边……哈纳提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探路,同时也牵着脚受了轻伤的从容的马。这片下山的森林路程不是很远,但是毕竟难走,几乎全是泥浆路。我们基本上都收起相机,双手握着马鞍子,以免下坡摔下来。下了几段陡坡,接着是缓坡,这一段又开始出现黑湖下来快到喀纳斯时那种落叶松林的高山风光,很是童话的感觉。不知什么时候,本来一直和我们形影不离的苏苏队伍四人,已经操右边的山里路走了。我们一度失去了联系,本来还为她们两个女生担心呢,小哈告诉我们,右边也有一条路。马队走出来迷雾森林,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大片草原,不需要我们指挥,所有马都开始小跑起来,我们都开心的大声叫唤。哈纳提告诉我们,这片草原就是铁里撒汗,这里是夏季牧场,9月底的这个时节,所有牧民都已经下山去了,只留下空的小木屋,如果我们要选择扎营,可以随便找一个小木屋。来到一所木屋跟前,几个队员上前打探了一下,都皱着眉头出来了,一脸苦样的对着小哈。马队停下来歇一会儿,哈纳提跟我们说,过来铁里撒汗就进入缓冲区的范围,前面还会有最后一个留宿点,那里有几家图瓦人,家里可以住客,但是是距离这里要1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看看表,6点,对于新疆来说其实是4点。下了决定,继续往前走。不过我想,如果下次有机会再走西线,我还是不要选择住到这个留宿点的图瓦人家里了。铁里撒汗再向前走,就是缓冲区,也就是说随时会有护林员可以跳出来抓我们的。铁里撒汗草原可以远远看到哈纳斯到白哈巴的公路,所以如果徒步者在这附近发生什么危险或者有需要补给的,可以向这个草原的南部去找到这条公路,上了公路也就安全了。从这片草原行进到最尽头,会再一次进入原始森林,这时候,你会看到右边有一条小河出现,这条河是汇入哈纳斯湖的,在稍微高一点的地方,都可以在东面的方向看到喀纳斯湖,当第一次我们重遇哈纳斯湖的时候,都兴奋的从马上跳起来,不过第二次,第三次……你会发现,其实你离哈纳斯湖越来越近,最后,你就是行走在哈纳斯湖的西岸湖边沿线。哈纳斯湖一直在东边陪伴我们,我们踏踩在厚厚的落叶上,不敢大声说话,因为这里已经进入禁区,我们稍有闪失,就会引来护林员,请我们集体回家。安静的行走在喀纳斯湖边,也是一种不错的经历,这种经历和心情一直陪伴了我们两天。西线的喀纳斯湖感觉特别安静,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已经开发了的景点,完全的天然原始,我们似乎是误入了一片未开荒的处女地,也许这里本来就是神灵居住的地方,现在,是我们的误闯入……在森林的泥泞马道上骑行其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不仅无法感受骑马那种风驰电掣,反而要饱受颠簸和马失前蹄那种心悸,于是大家纷纷下马徒步,牵着马走。喀纳斯在这里是那种很明亮的天蓝色,即便是已经日下西山的时间,湖水的反射力也超强,一直打扰着我们的视觉神经。偶尔会经过湖边几片开阔地,那时一览全湖景观的盛景,虽然我们都没去观鱼亭,不过我们想也不过如此吧。这时候,哈纳斯只属于我们几个人!夕阳斜下,在湖边开阔地停马休息,偶遇一对恋人在日落中相拥情话,那样的旖旎风光,也许这一辈子也就一次这样的别样深情吧,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在这一的旷野之中,天色很快就黑下来,可是前面还一直看不见哈纳提说到的人家,我们的精神和体力都受到天色渐晚和寒气的冲击,这个时候,信任问题也开始浮上心头,毕竟这是我们跟小哈走的第一天,对他的认路能力和说谎辨别还存在疑虑。要知道,今年还没有找到第二个向导敢说可以带我们走到双湖!就在我们几乎绝望的边缘,一束灯光拯救了我们!记得很多年前,读冰心奶奶的一篇文章,桔子灯,里面很多言语都有引申的含义,现在这一缕灯光无异于点亮了我们心头的信任之光,因为我们的向导没有骗我们,的确,在遥遥之路的前方,这里,有这么一个住宿点,不需要别的,这样,就够了!这里叫做吐别克,有5,6家图瓦人居住,看起来他们像是定居此地的,家当都十分完备,后来小哈告诉我们,其实吐别克有公路可以通向外界,可以走吉普车和摩托车进来。吐别克这户人家看起来房子还挺大,他们提供两间有通铺的卧室给游客住宿,里面那间还有一个大火炉。苏苏她们比我们先一步到了这里,占据了里间,我们8个人决定住在外间。其实这种天气,外间不烧火晚上自己有睡袋再加上主人家的棉被,也不会冷。我们没有在主人家用餐,估计这个决定引来女主人不高兴了,所以一直用她们本地的话对我们咕咕囔囔的,不过他们家只有一个小女儿会讲一点汉语,小姑娘对我们很和善,也一直因为妈妈的势利而对我们报以抱歉的微笑。店主人给我们6个人,每人30元的住宿费,当然向导是不要钱的。晚上快要睡觉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店主和苏苏她们争执起来,苏苏的一个向导也气乎乎的冲到门口要上行李走人,男主人央求小哈把他拉住,问明原因,原来因为住宿费用话没说清楚。这里我们知道,走西线,向导在这类的住宿点是不拿回扣的。可能因为走西线的队伍基本上都是自助游客,很多都会全程扎营,所以西线的店家比较少也赚不到多的钱。其实西线像吐别克这样的地方,在往年旺季的时候,也有收80,100元/人这样的价钱,就看你到的时候是不是正点,或者你是否别无选择一定要留宿,像我们这样有自带帐篷的住客,而且今年西线游客更少的情况下,店家是不敢开高价的。临睡前,小哈一脸很认真的对我们说,明天要5点起床,因为我们要赶早在护林员上班前通过前面的森林。这是小哈第一次很认真的跟我们说话,当然我们也会遵守他的要求,因为通过今年的经历,我们已经很信任他,他的认路能力和对这一带的熟悉程度是让我们非常满意的。今晚可以睡觉的时间已经剩下没几个小时了,抓紧时间,我们都快快进入了梦想。一夜无梦。提示:对于第一次到喀纳斯来的骑马游客来说,东线贾登禹到禾木,你机会可以自己走,不会迷路,因为这条黄金路线游客众多你想走失也很难;走禾木到哈纳斯的黑湖,就很需要一路有向导或马夫的帮助,因为分岔路口多,比较容易迷路,天气变化也很快,加上路程艰苦,所以很少有人是自己徒步这段;而对于西线来说,即便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喀纳斯,如果你要独自徒步西线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一段基本是在山里,很多地方比如铁里撒汗和吐别克,外面人很少会进去这种地方,游客稀少,而在双湖地区,基本上只有牧民会在附近停留,这也是为什么双湖会被管制进出的原因之一。对于以后想到双湖地区做徒步旅行的人,还是建议一定要请一个向导,当然要熟悉当地的向导,想仅凭手持GPS闯双湖,人生安全,迷失方向,耽误行程都会影响到你。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白哈巴

路线1:喀纳斯—铁里撒汗--吐别克—双湖—那仁牧场—四号界碑—白哈巴--【四天路程,约100公里马道】

番外篇:说到马,这里跟未来要去喀纳斯骑马的TX说说骑马的事,一般来说,喀纳斯骑马有几段:1.贾登峪—禾木。你如果是先走东线,从贾登峪出发,可以在贾登峪找马夫,这里马夫人数很多,基本上都是布尔津各地到喀纳斯来做生意的人经营(因为贾登峪本地没有行政村,也就是很少有本地人),因为要上交马费,基本上价格是牌价,也就是说你找再多比较,或租马匹数再多,也很难砍下价格,但是总体来说经营比较正规。我觉得我找的小马哥还是可靠的人。这一段35公里左右,赶早骑马的话一天可以到禾木,如果路上要慢慢走慢慢玩,可以预算2天时间。中途可以扎营,也可以选择住在半路客栈2,禾木—喀纳斯。到了禾木再走小黑湖去喀纳斯,选择就很多了。如果你觉得前路上和贾登峪的马队关系不错,就熟可以选择继续租贾登峪的马,还是前面的马夫为你服务,当然价格还是官价;你也可以选择在禾木当地租马,这个时候去禾木小栈找你看上去喜欢的马夫和马匹,也可以到大桥的附近找遛马的小孩,一般这些年轻人可以提供少量的1-2匹马,当然价格可以谈价,但是他们不会有可以照顾3-4个人以上的能力,他们主要是为来禾木驻留的游客去短途的游览点服务,比如美丽峰来回,这样的话,马的价格比较便宜,但是旺季到了小黑湖的住宿你自己要多留意点讨价还价了;你还可以选择在禾木附近找找是否有哈纳斯的返程马,那样的话,价格也有机会砍下来。一般来说,驻点是哪个地方的马,把游客送到目的地后当天是要返程回去驻点的,比如贾登峪的马队把我们送到禾木后,当天要返回去,吃草,即便我们还是隔天继续租他们的马,也是当天一大早把马赶过来,因为到另外的地方,马没有吃草的草场,每家的草场是固定的,天下没有白吃的草。这一段40公里左右,一般要计划2天时间,中途在小黑湖(今年30—150元/人,看你砍价能力和天气状况)或大黑湖(今年50元/人,马队订的)住宿一晚。3.喀纳斯—白哈巴。喀纳斯到白哈巴有两种路线,一条路线是走28公里的徒步,一天时间可以到达,骑马4个小时左右,方便时间比较赶的旅游;一条路线就是去双湖,那仁牧场再到白哈巴,一般来说,全程骑马四天时间(实际证明3天也可以走完,很赶);当然要看风景,体验西线,还是要去双湖,我们一直感受到,双湖是这所有行程中最美的地方。这一路上,那仁牧场有付费住宿(今年蒙古包200元/顶,生火),其他都可以自己扎帐篷或找空的小牧屋住。

喀纳斯

路线2:喀纳斯—白哈巴【一天路程,18公里马道】

喀纳斯骑马 哈纳提 13999792393 *喀纳斯到禾木,喀纳斯到白哈巴,喀纳斯到双湖那仁牧场白哈巴,有机会逃门票。顺便说一下,全程最适合发呆的地方:A.双湖岸边的小牧屋 B.喀纳斯村的山坡小屋 C.禾木村河边旅馆的木椅

双湖

在喀纳斯徒步/骑马路线中,西线的起点是喀纳斯,终点是白哈巴。

图片 1

发表于 2010-10-27 21:50

10月1日 晴 行程:白哈巴-那仁牧场 骑马 早上的白哈巴秋高气爽,阳光不吝啬的四溢它的温暖,从各种缝隙中投进屋子里。我们起床就有一个好的心情,很快行李马就来了。小哈安排白哈巴强塞给我们的20匹马中的一部分来驮行李,我和阿莫张罗着去隔壁的小店买酒,这边有那种类似食用油的油壶灌装的自制白酒,一桶4公斤,我们拿了3桶,满以为能够满足我们这个庞大队伍3天的使用,结果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在这里暂且先卖个关子,后续再表。我们回到客栈,大包都已经上马,最后正在装载我们的公共物资,米团已经安排发下了今天午餐的馕给大家(这个活也在后面成为米团痛不欲生又欲罢不能的日常工作),我把3桶酒递给马纳提(以后我们就称呼他为小马)让他大包带在他自己骑的那匹马上。小马是个非常帅气的阳光男生,汉语不是特别灵光,但是一般抒情的词汇已经学得够多了,多到他可以找个姑娘来谈情说爱,在未来的6个骑马天中,他全程都是我们的马夫,并且被大家一致公认是最勤劳的一位马夫,很敬业,很有经验,对游客提出的要求很耐心。 此时,我意想不到的一件事发生了,小哈走近我,跟我使一个眼色,叫我跟他到屋子里。我不明就理的和小哈来到屋里,原来白哈巴马队临时要求我们出征用的白哈巴的20匹马的马费每天每匹20元,合算下来4天西线就是1600元。在喀纳斯地区的马队规矩里面,这个部分的费用都是应该马匹的主人自己出钱叫给马队的,怎么能叫我们出呢?我一下子勃然大怒,就打算出去和巴合提理论,小哈连忙拉住我,他皱起眉头告诫我,这是在白哈巴的地盘上,我们是33个游客的庞大马队,难道我能为了争一口气就不顾及后面4天紧张的双湖之旅吗?我慢慢冷静下来,思考着各种解决的办法,嘴里对小哈埋怨他们这边的人很地痞很会坐地起价,卡住我们要去双湖这个要害,拼命的加钱,拼命的宰客。我心里真的是很气愤,我是个说一不二的,特别反感这种临时加价的行为,如果真的是马匹涨价,马费要charge我们20元,那么1600元对我33个游客的队伍来说,均摊下来也不是一个大数目,如果对方能提前1,2天跟我们商量,我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看着外面栅栏那边我们开心的队友和马夫,我心里实在不是个滋味。小哈叹了口气,拥抱着我的肩膀,轻轻的说,你别生气了,这件事我来搞定,你是来开心的玩的,不是来生气的。我抬头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搞定,难道白哈巴马队是你开的?小哈说,我出钱给他不就完了吗,他要的是钱,但是钱是谁出他又不管,以后我们还要来白哈巴坐生意,我不能因此这次和他们翻脸啊。你不要管就是了,出去,上马。我一下子气又上来了,气小哈的软弱,也生气我们就是在去双湖这个要害上面被人卡住脖子,如果有人去通风报信,我们这么大的队伍是绝对进不去双湖的。不过事后想起来,小哈在这件事上处理得比我要成熟,来喀纳斯白哈巴这样的地方,要走深度路线,还是需要考虑到当地实际状况的,如果是2,3个人的小队伍来就算了,关键是这么大的队伍,我不能为了逞一时之气就耽误大家的行程啊。因为之前我并没有预算这笔费用,所以这个1600元也没有来队伍里面报销,而是由小哈给我们付了,虽然这不是一笔什么大钱,但是我从这件事也看到了小哈对我的感情,和对他游客队伍的负责,这个和9月份里面他给很多预定过的游客队伍义务介绍马一样,小哈的确是一个讲信用,不贪财的好人。我想,不管是在神州大地上,还是在边陲小城布尔津,这样的好人已经不多见了,我要珍惜他。这件事和前面发生的事也让我严重鄙视当地人做生意的手段和信用。 小马骑摩托车搭我到骑马的地方,这是白哈巴村外的一个马场,水草丰足,适合大群马在这边放养。阿斯卡尔和叶尔扎提来和我们道别,大家说好喀纳斯见。我们挑选好了自己的那匹马之后,大队伍浩浩荡荡就上路了。进入山里之后,景色一再让我们惊叹,白哈巴看到的那些已经引不起我们特别大的回忆了。西线的第一天是森林和草原的间隔,有的地方还有一些积雪,我们看到地上的水里有结冰。走了不到半小时,马克抱起吉他,开始唱起哈萨克民歌,多数女队员围绕在马克身边,称赞他的琴艺高明,把马克乐坏了。在大山里的孩子,自学琴艺本来就很难得,但是好马还需要伯乐来赏识啊,我想马克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追捧。被认可这种荣誉感一直充斥着马克的心。 白哈巴到那仁牧场的距离约为30公里,骑马时间在8个小时左右,我们队伍大,行进速度比较满。在某个森林里,上善成就了他的喀纳斯路线第一摔,无大碍,虚惊一场。美眉们都很兴奋,在最短的时间内和马夫们打成一片,每一次队伍的停歇,马夫们都会表演合唱show,此时他们成为各个镜头捕捉的焦点。 接近那仁牧场的最后一段路是水泥铺成的公路,大概5公里,全程大下坡,坡度很陡,很多队友都下马牵着马走,看得出来马都很害怕走这样的路段,经常失蹄,打滑。快到那仁牧场的林管站需要过那仁河,河边不远的地方,有3-4个喝醉了的人在大声吵闹,对着过路骑马的游客指指点点,我心里怕怕的快马加鞭赶快涉水过河去了。有先到的人已经坐到牧民的蒙古包里面去烤火了,每个下马的人都成罗圈腿状几乎是爬进蒙古包。 随着队员陆续的达到,天色已经暗下来,和牧民问了一下住宿和吃饭的费用,高的惊人,而且还需要有部分人员住到200米外的一个刚搭好的还没有安装正式窗子的木屋里面。我走进大蒙古包,看了一下队友们的状况,把情况和大家说了一下,决定不扎营和开火,今晚在那仁牧场这个蒙古包家住宿和吃饭。本来我还偶尔和小哈埋怨这个牧民开价很贵,但是两小时后我就对这个英明的决定自我暗自称赞了一番。 分配住宿依旧是米团的工作,她很开心的在日后每一天充当起COO的伟大职责。 晚饭是老板家给我们做的集体汤饭,也就是面片子。就着一瓶老干妈,我们一群人都如狼似虎的吃着,貌似还间或听到某些人满足的声音。一个哈萨克老爷爷应该是负责帮我们端饭的,一直很尽忠职守的在火炉旁看着,帮忙我们去端第二锅。由于外面比较冷,那仁河的水又冰得让人下不了手,我想这个第一晚应该很多人都没有洗脸刷牙。我一个人跑去河边洗漱,打理好后回蒙古包,遇到小哈到河边来找我,他额外叮嘱我,你叫你们的全部人都把包不要放在外面,全部拿进去蒙古包,晚上也许会有人来捣乱,偷东西。啊,我惊讶的问他,他偷偷告诉我说,因为我们的最后两匹行李马刚刚回来,我们的马夫在路上遇到状况了,有人打劫我们的行李马。回到营地,最后两匹马上的行李包正在被瓜分,我囔囔着每个人拿好包,丢到自己住的那个屋子里面去。 我又赶忙去找小哈问现在打架的情况,是否有人受伤,小哈笑嘻嘻的指指在伙房里面的一众马夫,他们都好着呢。但是我还是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们所有的马鞍子都被收起堆放在伙房的门口,本来这些马具都是要放在马场那边的一个马厩里面的。小哈告诉我说,因为最后两匹马晚到,被之前在河边的几个图瓦人盯上了,于是和我们的马夫起了冲突,双方打了一架,我们的马夫带着行李回来了,小哈要求所有的财务都集中放好,晚上马场那边必须派马夫们轮流守夜,所有马夫今晚全部不能睡觉,以防有人来捣乱,偷马,偷东西。我进屋看着马夫们都大口喝酒,大声说笑着,心里慢慢安心下来。那仁蒙古包的老板和马夫队伍里面的哈里关系不错,还一再告诉我说,等下如果有人要来,你们都住进蒙古包里去,你们是游客,不要出来,免得对我们产生伤害,你们不要担心你们的马夫,他们都是跟我弟弟一样,你们在我们这里是安全的。不久,伙房里面响起了冬不拉的声音,马克开始纵情高歌,此时,那仁牧场上居住的一位传奇的瞎眼艺人也被请到这里,和马克一起对歌对弹冬不拉。店主告诉我们,瞎眼艺人是他们这里几十里范围内最有名的歌手,每次草原上有举办阿肯弹唱会,那达慕都邀请他参加的,他是住在几公里之外的一个牧民,他曾经被电视台邀请去乌鲁木齐录制节目,那仁牧场附近的人都非常尊重他。有几位队友和我一起全程观看了这场难得的表演到最后我们熬不住去睡觉,看得出来,两位艺人都是因为热情音乐和哈萨克的传统艺术才一起唱歌的,在这个小屋子里,能给他们的报酬只有我们的掌声和真挚的敬酒。 哈萨克族人真是一个热情的民族,感情奔放,凡事不求回报,主要是自己开心,朋友们开心,当下开心,今天不管明天的事。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徒步路线/马道:

图片 6

西线马夫和向导:哈纳提 13999792393 QQ:1015057510

图片 7

路线1:

图片 8(我们行进在湖的西岸,四道湾附近)

喀纳斯—铁里撒汗 12公里 骑马3-4小时

铁里撒汗—吐别克 15公里 骑马4-5小时 (吐别克当地人有时叫铁外克)

吐别克—双湖 15公里 骑马6小时

双湖—白湖 2天路程,每天骑马和徒步约8个小时,途中会遇到3个护林站,任何一个拦住你,就得打道回府。这段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已经踏入核心保护区的范围,所以请勿作为常规行程考虑。

双湖--那仁牧场 15公里 骑马4-5小时

那仁牧场—白哈巴 25公里 骑马6-7小时

那仁牧场—四号界碑来回 10公里+2公里 3-4小时

路线2:

喀纳斯—白哈巴 18公里马道,路上接近白哈巴的地方有门票站。骑马约6个小时。

公路:

喀纳斯—白哈巴 水泥路28公里,区间车150元/人+60元/门票=210元,包当地人私车150元,约1小时可以到。

喀纳斯—白哈巴 18公里马道,因全程地势开阔,可以跑2020越野车。门票站的人约下午8点左右离开,有机会逃票。

白哈巴—吐别克 边境公路,属于军事管辖区,土路,部分路段为单行道,约2小时,可走越野车。请勿做常规出行交通考虑。

白哈巴—那仁牧场 边境公路,属于军事管辖区,土路,部分路段为单行道,约4小时,可走越野车,因地质原因时常不通路。那仁牧场去四号界碑的路上可以走一段这条公路。请勿做常规出行交通考虑。

具体行程:

D1:

完整的西线环线,是从喀纳斯图瓦老村出发,沿着公路向观鱼亭方向走去,途中经过边防派出所记得办理去白哈巴的边境证,约5公里到达观鱼亭山脚下的草原,这里视野开阔,牧场景色,公路在你的左边。

图片 9(观鱼亭下,这里是骑马从公路转到马道的地方,也算是西线真正的开始)

在前方约2公里的半山可以看到一座小村子有10几座木屋,骑马向着木屋走去,渐渐与公路分道,公路从你左边转弯延伸,进入村庄后有多处岔口,一直挨着右边的路走,穿过一些树林,路过一些牧场草垛子,视野再次开阔,非常远就可以看到马道直直的延伸到一座垭口,这是一段非常长的缓坡一直没有停歇的地方,马会比较辛苦,可能的话可以下来步行,这一段上坡约走40分钟,到垭口可以停歇吃干粮,这里是俯瞰整个喀纳斯西线一线山体的好地方,雪山在跟前一字排开,山下牧场村子清晰可见,垭口四周是落叶松,地上掉满了松果。

图片 10(在垭口回望,众雪山一字排开,视野开阔,神清气爽)

垭口下面就是清晰的马道,这里马上进入森林地带,路面湿滑,马蹄极容易打滑,某些坡度可能有40-50度,一路可以听到溪水声,约3公里看到比较宽的溪流河面,涉水而过,注意不要让马喝水,马在奔跑和长时间活动后立即饮凉水极易感冒,再下去1-2公里,就可以看到铁里撒汗夏季牧场,9月到来年6月前这段时间这里是没有牧民和牲口的。可以骑马在牧场上飞奔一段,沿途可以看到一些牧民夏天的简易木屋,整个铁里撒汗的左边是一个巨大的沼泽地,进入牧场后,沼泽地的后面,也就是你的7点钟方向,能隐约看到一条公路在阳光下路面的反光,这是喀纳斯到白哈巴的公路。

铁里撒汗是一个南北向的狭长牧场,东北面一直可以看到一排雪山,其东面山体的后面就是喀纳斯湖,这里距离喀纳斯湖的直线距离在3左右。偶尔登到较高地势,可以看到那一抹湛蓝。一直向北行进,到牧场的最后端,地势逐渐升高,可以逐渐看清一些山流汇合成一条比较明显的河流,一直在东面的山脚下流动,最后这条河流右转向喀纳斯湖方向,在河右转的地方,有一块非常平坦开阔的草地,我们本来想到这里扎营,但是考虑到秋季末晚间的温度,还是决定前行,到吐别克去住。在与河流分手的地方,我们转向山下骑行,有一条较为隐秘的马道,开到森林当中,时间是下午5点,森林中非常安静,没有任何声音,路上的树叶和倒下的木头非常多,我们一度下马步行,当然这样的徒步也是非常美好的感觉。20分钟后,我们看到了蓝色在我们右边浮现,我们走到了湖边。

沿着湖边行走约2个小时,偶尔可以经过一些没有树林遮挡的开阔地带,喀纳斯一览无余。景色虽美,但是今天却已心力交瘁,此时可以折向西,往吐别克村骑行。从观鱼亭出发到达吐别克村骑行时间约8-9小时,沿途水源都不易饮用。

吐别克村仅有8户人家,全是图瓦人,全村只有一个人会说汉语,其他靠比划。报价50元/人,通铺,一个铺可睡8人。还价到30元/人。吃饭较贵,人均约30/顿。没有自来水,晚上发电3个小时。

某些徒步的队伍,到吐别克会走2天,第一天在铁里撒汗扎营。

D2:

吐别克的清晨绝美无比,到附近的山坡上,运气好可以拍到晨雾,喀纳斯湖在村子的正东方向,地势高的地方可以看到湖。如果要去双湖不被护林员抓到,需要6点多就出发,此时天际刚刚泛白,草地沾着露水,绑住脚的马放养在草场上吃草。

整装出发,继续向湖边方向前进,今天一路全是没有补给的无人区,景色如同仙境一般,大概在5道湾左右的湖边,可以看到左边山体一道非常陡峭的山崖坡度约为50-60度,其间看到马道的痕迹,多数马道穿行在裸露的岩石上。骑马尽可能重心向前倾,协助马掌握平衡,当登高回望之时,任何人的心都会为之震撼,喀纳斯西北岸边看到的整个湖面的全景,枯木长堤岸就在脚下,左边的六道湾绝美的雪峰,我们心里默念,那边就是白湖友谊峰方向,湖东的雪峰一线排开,雪山山体上植被繁茂,这边几乎全是整齐浓密的落叶松林,枝头树顶点缀着金黄色,倒影在碧绿的湖中仿若神仙居住的地方。

这道山崖的顶部是一片平坦开阔的草场,从这里向下直插5公里,就可以到达双湖的北岸地区。

双湖北岸可以直接看到双湖和喀纳斯湖三个湖,天气晴好的时候,景色动人无比,可以自行徒步下到双湖湖边饮马。

今天全天骑马约15公里,因为遇到小雨,行进较慢,骑行6小时。路上没有遇到人。

我们住在双湖东北岸边的草场上,有一座空置小木屋,附近2-3公里以内还有2座空置木屋,我们这边有水源,适合扎营饮用。

图片 11(在双湖北岸看到的喀纳斯湖和双湖风光,景色奇丽,无比动人)

D3:

拔营出发,从湖北到湖西绕行下山,一路瀑布连连,山涧四溢,偶尔森林中迷雾重重,犹如穿行在另外一个世界。路上马道痕迹清晰,不会迷路。

那仁山谷牧场被一环薄云环绕,牧场上几顶白色帐篷,那仁河流淌而过,一派世外桃源风光。今天住那仁牧场养护所的蒙古包,烤了一只羊。蒙古包200元/顶,他家有大小2个包,大的可以住10人,小的可住6人。现在蒙古包后面空旷的草地上正在盖整齐的新小木屋,据说以后30元/人。那仁河水可以直接饮用,这里没有电,晚上能自发电2个小时,蒙古包人家可卖方便面,啤酒。也可以自扎营在河边,跟店家商量,在他家吃饭,可免扎营费,还可以打开水。

午饭后骑马去四号界碑,来回需约3-4小时,一路骑行在那仁河谷,那仁河一直在左边伴行,约1小时后看到公路可以上公路,再向前约3公里,可以看到右边有明显的马道,上山坡,翻过这个小山坡,就可以看到前方的铁丝网护栏,这里面就是国防用地,一般我们平民老百姓是不可以进去的,铁丝网前有一道铁门,没有上锁,这时下马,穿越铁丝网,自己徒步进入。铁丝网里面是完全的原始森林,没有明显路痕,这时候你会想到要在那仁牧场请一个向导多好。不过你的马夫如果是小哈(13999792393),他知道这里的路可以带你来到界碑跟前。铁丝网里面到界碑约2公里,穿行原始森林还是需要很大体力的。河对岸是哈萨克斯坦。哈巴河水湛蓝奔腾,象征中哈人民友谊奔腾不息。

回那仁牧场的路上可以赛马,享受一下奔驰的感觉。

那仁河边随处是摄影的好地点,牧场周围的山坡更是拍摄夕阳的绝佳场所。

双湖骑行约4个半小时可以到达那仁牧场,全程约15公里(从双湖东面护林站走12公里)。一路没有遇到人。

那仁去四号界碑另需3-4小时来回。

图片 12(牧场被一环薄云环绕,那仁河蜿蜒流淌,仿若世外桃源)

D4:

早饭后上马开拔。淌过那仁河,是去往白哈巴方向,这里已经在修建公路,如果公路建好,那仁牧场又会成为下一个禾木,白哈巴。沿着公路一直盘旋向上,这一段马是非常耗体力,路修到一个高山牧场停止下来,接下来都是马道,也很清晰,向着西南方向前进,一路都是牧场-峡谷交错的地形,约15公里,可以在一个垭口,看到开阔的边境,白哈巴在左边的山坡下,中间是白桦林,然后右边的哈巴河象玉带一样蜿蜒,分开了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国界,哈国那边全部是雪山林立,似乎看不到村庄。

图片 13(哈巴河两岸风光雄浑壮观,左边是中国,右边是哈萨克斯坦)

马夫一直告诉我还有5公里就到了,可是最后的5公里简直是漫长的煎熬,在进入到山谷后,一路可以看到正对着我们的雪峰,突兀高挺,白哈巴就在这山的脚下。

从一片荆棘林中穿过,我们重新上了公路,向村子的住宿点奔驰而去,公路两边正在修建一些旅游接待设施,这条路直接就是进入了白哈巴的“黄金大道”,就是两边是白桦树的那条“主干道”。当晚住在村长家“团结旅社”,30元/人,普间,公共浴室。晚上自发电。

那仁牧场到白哈巴全程我估计有25公里左右,骑行时间7小时。路上偶尔可以遇到采虫草的人,牧场上还能遇到2-3个牧民。

---行程篇结束---

***关于白湖

白湖,在喀纳斯湖的北部,位于中国与俄罗斯边境地区,目前是被列为喀纳斯核心保护区,常年无人居住,经双湖去白湖方向的四道护林站管理特别严格,需出具当地特别办理的同行证件,并有当地非常资深的向导带路才能到达,从那仁牧场出发来回需7天以上,其难度已达到探险级别。最合适的前往时间是6月。

由于全程需要野营,租用马匹负重所有装备,并且部分路段骑马不能上,需自己徒步,还有多次溯溪过河,在冰川边露营,沿途经常会遭遇野生动物熊,狼等,所以不建议做为常规路线,为了保护祖国的这脆弱的原始生态系统,不建议有更多的人前往白湖地区。

关于交通:

  1. 如何进入起点或终点.

如何进入喀纳斯湖景区:从乌鲁木齐搭碾子沟车站搭前往布尔津的班车约10小时(早上10点,下午7点发车),白天,晚上--布尔津客运站包车(50元/人,人多或淡季有机会杀到40元)到贾登峪约2.5小时—贾登峪购买喀纳斯门票和区间车票进入喀纳斯景区到达图瓦老村约1小时,或从贾登峪经禾木到喀纳斯需3-4天。

如何进入白哈巴村:从乌鲁木齐碾子沟车站搭前往哈巴河县的班车约12小时,170元下铺,或者在布尔津客运站有流水发车到哈巴河约1小时一班,10元。

哈巴河县偶尔有班车早上10点发到白哈巴,但是人不多就停开,包越野车去白哈巴看车型500-600元,如果还要去白沙湖是850-950元(反之白哈巴包出来一样路线是1000元),哈巴河—白哈巴土路5个小时,在修路据说2011年可以通车;哈巴河到185团的白沙湖是2个小时土路,最后从路的终点要自己走3公里的沙路到湖边。

  1. 路线1 找哈纳提(13999792393)报老猫名号可以得到耐心指点哦

全程需租马和向导,150元/天/匹,马夫的马也是游客均摊,马夫工资50元

路线2

包私家车方案:喀纳斯—白哈巴150元/人(含白哈巴门票和车费),如果是白哈巴—喀纳斯需230元门票+50元车费

租马:建议,价格同上,时间约5-6个小时,18公里;

徒步:建议。

关于饮食和住宿

布尔津宾馆,全天可洗澡,价格因为旅游季节很明显涨跌,30-300元/间/晚。吃饭可去美食一条街和著名的河堤夜市,人均约30元/顿。

喀纳斯老村/新村,小木屋旅馆,约30元/人/床,普通间,公共浴室,建议每天下午最热的时候洗澡,其他任何时候都很冷。一盘拌面价格约20元。推荐哈力山庄,报老猫名号住宿吃饭可以优惠J。

吐别克村,通铺,30-50元/人,没有浴室和卫生间,没有自来水,只能舀水洗脸,晚上偶尔发电2小时,不能洗澡。一定要吃的话就是拌面,约30元。没有信号,不能预定。

双湖,扎营,秋季短暂时刻可以住空置小木屋,需全部野营装备,山泉饮用和梳洗,营地灯和手电照明。免费住宿。自己煮饭。

白湖及去白湖的路上,同双湖;运气好的话可以住护林站。

那仁牧场,蒙古包200元/顶,小木屋住宿30元/床位。烤羊1000块/只,红烧味道很棒,就是太贵!拌面20元。因为没有电话信号需要马夫帮你订住宿的。

白哈巴村,AHA青年旅馆是最高级的一家,60元一个床位,有公共卫生间,6点以后可以洗澡,缺点是在山上距离村子太远需步行25分钟;村子里团结旅社30元/人,有越野车可以搭去哈巴河和五号界碑。

喀纳斯白哈巴:大盘鸡80,荤菜30-40,素菜15-20

关于季节:

走西线的最佳季节是9/10—9/25这段时间,10月初以后金黄的叶子逐渐开始掉落,10约中旬以后会经历比较大的风雪,山路阻断,出行比较艰难;

次好季节是6月中以后,山花烂漫,阳光明媚,冰雪消融,但是夜间温度依旧很低,某些路段可能积雪阻碍前行。

关于装备:

6-9月去西线徒步和骑马,需要全部野营装备,带防蚊药,登山杖,雨披。食物和补给可以在乌鲁木齐和布尔津买,价格差不多,

关于垃圾:

全部垃圾请自带塑料袋,全部带出到哈巴河和布尔津,实在不行,丢在白哈巴村和喀纳斯景区,拜托所有前往的朋友不要把任何个人垃圾丢弃在西线途中,拜托大家了。

其他须注意事项:

1.进入白哈巴需要办理边境证,凭个人身份证在喀纳斯边防派出所和哈巴河县公安分局可以免费办理。

2.整个西线多数地区处于喀纳斯国家里自然保护区的缓冲区地带,是森林防护比较严格的地区,如遇到森林林管人员,不要与其发生争执。

3.当地为少数民族聚居区,有哈萨克族,回族,维族等多民族聚居,切忌尊重当地宗教饮食习惯,不要有过激行为。

4.新疆当地时间比北京小时晚2个小时,且阿勒泰地区为高纬度地区,日照时间比较长,一般日出时间是早上6:30,日落时间为下午9:30.

5.布尔津哈巴河两个县都有多地为我国边境地区,设置有多处军事设施和关卡等,为确保旅行的顺利安全,请注意个人行为,不要对其拍照,嬉笑,出言须谨慎。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平特一肖王中王发布于谈婚论嫁,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不愿意醒来的梦,那仁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