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似锦,诗中江湖

2019-11-06 23:10 来源:未知

雪花飘白了我的衣襟又是冬天的晚上那晚你穿着白衣裳静静伫立在傲雪上仿佛与世隔绝刺痛了我的眼睛分不清是雪还是颜色的反光后来 你走到我身旁理了理我的衣襟像是在对我无声的告别情泪在流 心在痛我潇洒离行只留下 孤傲的背影蓦然回首 发现你我是那样那样远 心碎了 情坠了雨轻轻敲打我的脸好像是在让我清醒看不清你的表情一切 似魔 是浮云 如梦缠绕我心一切又似梦只不过 梦有点长一觉醒天 依然那样明亮空气 依然那样清醒只是 心却像是被掏空繁华似锦 只愿与君同只是我的身旁再不见你的身影房间残留你的余香久久缠绕我心

第三章梦呓城中

图片 1 题记
   她仍会在每年的满月之夜现身,踏一缕青光,腾于碧波之上,纤足轻点,衣袂飘飘,翩若惊鸿。沉眠湖底的梦中,他又坠落在她的身旁,这一次她救了他,然后独自离去。漫天花雨,寄情于掌心的荷瓣,缠绕天涯的白纱。花香,梦远,魂殇何方?凄美如她。(故事纯属虚构)
  
  一,花香入梦
  瀑水湍流,紫烟徐徐,扬起几多愁绪。
  清溪畔,叶落晨淡,理云鬓,肤白如雪,笑语绵绵。
  诗梦行云,缱绻年华,凝思三月锦绣,心扉启,隐匿幽梦中。
  碧空星晴,玉影花飞,百蝶裙香,袖舞长天。
  净莲不染心,灿如春华,皎如秋月,清丽如她。
  
  二,醉梦人间
  飞花似梦细雨如愁,淡烟流水曲径深幽。
  深林仙曲,啼声附和。耳边涟漪,旖旎荡漾。
  听,那风中漂流的抑扬顿挫,不可窥破的精灵颤音。
  是谁在轻弹琵琶?柔弱,哀婉,苍凉,感伤肺腑,悲欣交集。
  潺潺玉泉边,水天一色。她银发雪鬓,舞起云裳,白纱戏水,目光深湛。
  眺望千年轮回之前的回想,跨越时空之门后的伤韵。
  万物迁徙,轻歌断,暗诉凄婉,不变是她。
  她身披纯净素纱,冰齿映轻唇,艳羡桃花,周身散发着独特的仙域之气。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那是一场偶遇,他从天而降,如飘叶般坠落在她的身旁。
  桃花满树,梦中化蝶,只为迎君。浮生尘世缘,相逢一笑间。
  “他是谁?一个人类……我该救得他活吗?”
  她好奇的眼神不觉被他俊逸的脸庞所吸引,他微弱的呼吸莫名地触动了她的心弦,她忍不住救了他。
  他爱上了她的美丽与温柔,他沉醉于她清澈湛蓝的灵眸闪现出的迷人神采。
  他毅然决然地留了下来,日日夜夜陪伴着她,欣赏她美妙的灵歌曼舞。
  心音辗转,月影灿烂,情如碧天长。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时光安睡在丛中静静流淌,从不曾被察觉。
  直他老得走不动了,而她,依然静卧在清溪畔,默默守候……
  一只水妖与一个人类的爱情故事,注定以悲剧收场。
  清颜白衫,眉间蕴愁,指塑心曲。千载相思烫,泪湿白纱裙,深情如她。
  
  三,大梦初醒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相思成灰,君不归,望断几度轮回,空垂泪。
  凛冽的寒风,穿透三尺玄冰,送入溪流,俯视渊底洞天里那尊冰雕的美魂。
  昂首问天,是否重生就能洗净满目尘埃,拨云见日?
  尘世烟华如梦,多少情丝延展,铺一条无边陌路。
  “你终于回来了吗?”她冰冷的声音渐渐融化,变得似水般温柔。
  “你,你是谁?”他停下匆忙的脚步,被她冰冷中渗透着柔美的声音感染。
  “你忘了我吗?是啊,也遗忘了你自己,这就是人类。”两道泪痕浅浅划过,瞬间跌入流年追忆。
  长长垂下的银丝遮盖了她的面容,只露出隐隐约约的轮廓。
  她轻轻拨开飞瀑似的雪丝,他被她熟悉的美丽脸孔震撼了。
  一位眉目如画,纤纤十指细如玉砌的仙子映入眼帘。
  她留恋地望着他,身体却在渐渐消失,最终化作一团白烟,散于无形。
  “你等等!别走!你是……”他嘴唇颤动,零碎的隔世记忆,如梦中鸿雁飞过,似海潮翻滚,时隐时现。幻梦与现实,痴缠到难分难解。
  他久久凝望故地,若有所思,仿佛正在酝酿一个遥远而真实存在的梦境。
  梦里依稀见流霜,暗香魂,影成双。
  誓言未改,忘却,就在重逢之前。
  他踏遍林中的每一寸土地,寻觅她的芳踪。
  他对她,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恍如隔世的情思正在苏醒,是如此之熟悉。
  前世相恋,今生再续。抑或,正是那单纯的一见钟情。
  但她真的消失了,就像她从未存在过一样,毫无残留的痕迹。
  日出,日落,黑白颠倒的重复演绎,使他心灰意冷了。
  红线已断,不如忘情。泪眼朦胧,挥剑斩孽缘。
  “莫不是幻梦一场?”醉倚西风,他落寞离去,紧闭酸楚的心。
  他再也没有回来。归去何方?无人知晓。
  她却仍会在每年的满月之夜现身,踏一缕青光,腾于碧波之上,纤足轻点,衣决飘飘,翩若惊鸿。
  沉眠湖底的梦中,他又坠落在她的身旁,这一次她救了他,然后独自离去。
  清灵的歌喉,寂寥的琵琶,遥不可及的梦境。
  漫天花雨,寄情于掌心的荷瓣,缠绕天涯的白纱。
  花香,梦远,魂殇何方?凄美如她。
  
  春去秋来,圆月高挂,仙歌又起:无缘,何必再回首?空厮守,爱恨白了头。明月看,相思瘦,谁寄情思于风中。往事缠绵,余愁梦。情断千年,覆水难收。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9、布布茶茶好不容易找到了问问。

只见她躲在一旮旯里,窝在一簇冬青旁,头埋在双臂里,犹自抖动着,显然情感的流已决了理智的堤。

"妹妹…",布布茶茶拍拍问问的肩膀,却不知说什么为好。

"别管我,让我再哭会…",问问哽咽道。

"大家等着你呢"。

"我弃权了,你们看着办吧…"

"傻妹妹,这怎么行,无论甲方乙方,你总得表个态。"

"我…"。

"好啦,好啦,姐姐最懂你了,我又何尝不是,这次你想怎样就怎样,怎么着姐姐都不会怪你。"

"姐姐…",问问叫一声,搂住了布布茶茶的脖子。

文体中心里,双方亦是相持不下,说东说西争个不停,见布布茶茶与问问到来,渐渐息了纷争。

问问走回自己的位置,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亮了自己的牌子。

梦里转身敲响了铜锣。

"4:3,甲方胜!"苏格拉风激动地宣布。

唐僧师徒僵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

逐鹿君跳起来道,"来呀,把这几个押下去,等城主发落!"

布布茶茶赶忙制止,"逐鹿君,梦呓的人情,我替这几个人还",说着,扬起手中的长方形卡片,"这里边有五千梦圆,请你给我个人情吧"。

逐鹿君不自然地一笑,"情是情,理是理儿,咱说过由城主发落的。"

"问问,快打电话!"布布茶茶没了主意。

"早打过了,不通啊,"问问急的泪又涌了出来。

"好,让老姐用意念雷达搜搜",说着盘膝坐下,两手身前身后缓缓翻飞了几个来回,又失望地站起,"不在搜索区呀"。

"带走!",逐鹿君喊,"几个兵丁冲了过来。"

这时,唐僧握手机的手有点振动,取出一看:却是镜子里的梦呓!

"看,看!"唐僧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赶忙把手机交给逐鹿君。

"城主…,"逐鹿君像受了委屈似地,说不下去了。

"逐鹿君,把手机交给我心依然。"

"是…,"逐鹿君点头,飞快地走到我心依然面前。

"我心依然,把他们带到咱的录梦厅。"

"是",我心依然答应声,手机便黑了下来,她面无表情地把手机还给唐僧,引大家逶迤而行,不一时便到一宏大的白色建筑面前,只见这建筑圆身尖顶,孤零零的,与其他房屋并不相连。

我心依然来到一圆形门前,双手合十,嘴默念了念,双手又一摊,那门缓缓而开,众人水般涌入,又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似山无片林

如水没影踪

惊鸟扑客面

嘴动不发声

众人正不知如何是好,只见我心依旧双手上下翻飞,嘴里念念有词,厅里慢慢暗了下来,但四周的墙壁更亮了,与唐僧有关的一个个梦景、想象、空中花园的种种便呈现在大家面前。

逐鹿君看到那晚在空中花园中自己的身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道,"梦呓,你在哪?…我本是二郎神啊,我的心你应该懂,我从灌口只身追你追到这里,几百年了,一直等你放下旧我,迎接新生啊,可你…",他再次哽咽难言。

布布茶茶看了一幅幅图画,明白了,亦喃喃地道,"梦呓,姐懂你了,这不是钱的事,姐还不了你的情,怎样发落随你吧",说罢,也是唏嘘。

逐鹿君稳定了下情绪,深情地唱道:

为了一个人

爱上整座城

那片片窗

那摇曳的影

都是

我的憧憬

我等呀等呀等…

逐鹿君还未唱完,便见大家俱仰头看着屋顶,那儿一束白光旋了又旋,旋出了梦呓的脸庞。

"布布姐,谢谢你懂我,实际怎么发落我已说了",说着她面向我心依然,"给最后那幅加点声音。"

"是…",我心依然答应声,双手一开一合,嘴念念有词,梦呓那句'有意总受无意的伤,好,好,你走吧…'便寒流般漫过大伙的心田。

"梦呓…"逐鹿君不知说什么好。

"逐鹿君,有些情注定是无法还的,我既然恨不起来,那就随他去吧,只愿他过得比我好,…咱俩有缘再见",说罢那脸庞倏地不见。

唐僧走到逐鹿君身旁,轻拍拍他的肩膀,把那手机塞到逐鹿君手里,想说句什么,终是没有说,便向大伙拱拱手,领弟子们出了录梦厅,出了梦呓城,但走着走着又是不断回首。

"莫非又是亏欠?"悟空问。

"我本无意,如何亏欠?"

"那还牵挂做甚?"

"都说梦是什么,梦原来是牵挂啊,有意也好,无意也罢,…她说有意总受无意的伤,我心也不好受,经此闹腾,我咋觉得无意也受了有意的伤啊。"

"这徒儿不是太懂。"

八戒、沙僧也叽叽咕咕的,猛地摇头,白龙马仰起前蹄,"不太懂,不太懂"地叫了两声,飞奔而去。

      (第三章 完)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平特一肖王中王发布于今晚一码一肖大公开,转载请注明出处:繁华似锦,诗中江湖